菜单

贵阳农商行资产质量好转,因处置不良违规遭罚

贵阳农商行资产质量好转,因处置不良违规遭罚

近年来,支持实体经济的呼声日渐增强,金融监管趋严,政府对金融监管的力度在持续加大。随着贵阳大数据产业的崛起,国内各大商业银行纷纷进驻,这进一步加剧当地银行业的竞争。


一边是监管趋严,一边是竞争加剧,定位于服务“三农”和小微企业的农商行们,由于在银行业竞争中处于劣势地位,日子似乎并不好过。日前,《商讯·公司金融》注意到,贵阳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贵阳农商行”)及其下属5家支行,因批量转让不良债权资产包的首付款比例不符合规定、通过同业投资承接本行不良资产罚款等多项违规行为,被贵州银保监局开出22张罚单。


同时,《商讯·公司金融》注意到, 2017年,贵阳农商行因资产质量引来关注后,通过重组和转让等方式大量处置不良资产,使资本充足率指标有所好转,但却遭遇监管处罚;同时,贵阳农商行的多名股东也不知是何原因,居然上了“被执行人”名单。对此,《商讯·公司金融》特此函至贵阳农商行,但截至发稿前尚未得到任何回复。


三大资本充足率未达标


贵阳农商行三季度报显示,截至2020年3季度末,资产总额为1115.2亿元,较年初增加81.44亿元,增长为7.88%。其中,发放贷款及垫款608.66亿元,较年初增加46.2亿元,增长8.24%;负债总额为1064.76亿元,较年初增加75.86亿元,增长7.67%。资产负债率达95.48%。从上述数据来看,贵阳农商行资产增长的速度基本与负债端增长速度持平,经营尚属稳健。

从经营上来看,前三季度,贵阳农商银行实现营业收入23.61亿元,同比降低3.25%;实现净利润3.31亿元,同比增长4.52%。对于营业收入的下降,贵阳农商行在三季度中表示,主要是贯彻国家疫情相关金融政策,通过降低利率、减免利息、延期付息等多种方式支持实体经济恢复发展,落实中小微企业复工复产信贷支持相关政策,贷款利息收入增长有限。前三季度,贵阳农商行利息净收入为14.31亿元,同比下降7.21%。


贵阳农商行定位于服务“三农”和小微企业,随着贵阳大数据产业的崛起,国内各大商业银行纷纷进驻贵阳,这或进一步加剧当地商业银行之间的竞争。


同时,《商讯·公司金融》注意到,虽然贵阳农商行资产质量有所好转,通过重组和转让等方式大量处置不良资产致不良贷款率持续下降,拨备覆盖率连年上升。但是其三大资本充足率仍低于监管指标。


截至2020年9末,贵阳农商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以及资本充足率分别为6.12%、6.12%、8.66%。


从数据上看,贵阳农商银行的三大资本充足率较年初均有增长,但根据银保监会发布的《2020年三季度银行业保险业主要监管指标数据情况》可以看出,前三季度贵阳农商行的三大资本充足率均远低于行业的平均水平。银保监数据显示,2020年三季度末,商业银行(不含外国银行分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0.44%,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1.67%,资本充足率为14.41%。


另外,《商讯·公司金融》回顾历年财报数据发现,2017年-2019年,贵阳农商行的三大资本充足率虽不断上升,但均低于监管标准。2017年、2018年、2019年,贵阳农商行三大资本充足率分别-1.41%、0.91%;4.15%、4.15%、5.93%;5.83%、5.83%、7.81%。


根据监管要求,非系统重要性银行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不得低于10.5%、8.5%、7.5%。资本充足率三项指标,贵阳农商行均处于监管红线之下,三大资本充足率亟须补充。


 

处置不良遭处罚


《商讯·公司金融》注意到,贵阳农商行曾在2018年因高达19.54%的不良率和低至0.91%的资本充足率一时成为内体及业内关注的焦点。


2017年末,贵阳农商银行资产质量突现断崖式恶化,不良贷款率由4.13%迅猛增至19.54%,拨备覆盖率由161.25%降至43.94%。


对此,中诚信国际曾在《2019年贵阳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二级资本债券跟踪评级报告》中指出,贵阳农商银行前期对信贷业务管理较为粗放,客户经理队伍整体业务素质偏低,分支机构审批权限过大且总行政策指导不明晰等内部管理问题,也导致该行资产质量大幅下滑。


针对不良资产的处置,2018年以来,贵阳农商行通过运用现金清收、重组盘活、呆账核销等自主处置及非批量转让、债权转让等措施压降存量不良贷款。截至2018年末,贵阳农商行逾期贷款为82.20亿元,占总贷款的17.58%,其中逾期90天以上的为66.10亿元,占总贷款的14.14%;不良贷款余额为46.20亿元,不良贷款率为9.88%,拨备覆盖率为77.04%。


2019年,贵阳农商行持续加大不良贷款的清收处置力度。截至2019年末,贵阳逾期贷款余额为49.06亿元,新增不良27.82亿元。全年共处置不良贷款58.27亿元,其中现金清收不良贷款 3.58 亿元,核销3.48亿元,以物抵债1.63亿元,以 2-3 折向资产管理公司打包转让不良37.22亿元,通过展期、新增授信或寻找优质企业收购债权等方式重组不良贷款 12.36 亿元。截至2019年末,贵阳农商行不良贷款余额为 15.76 亿元,不良率为2.74%,拨备覆盖率为120.04%。


虽然贵阳农商行通过重组和转让等方式大量处置不良资产,不良双降,拨备回升,资产质量情况有所好转,但是其对信贷业务管理较为粗放等问题或仍未得到重视。


据银保监会网站2020年11月10日披露信息,贵州银保监局对贵阳农商行开出了贵银保监罚决字〔2020〕42号-62号罚单。剑指贵阳农商行及其旗下5家支行存在的通过同业投资承接本行不良资产、掩盖不良资产、贷款三查严重不尽职、向贸易背景不真实的借款人发放超需求贷款、违规向房地产企业融资多项违规行为,涉及罚金合计达605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22张罚单中,有6张开具给了涉事行,罚金合计为480万元。5家下属支行中,贵阳农商行白云支行因贷前调查审查严重不尽职,借款人商用房按揭贷款首付款交易凭证虚假;以贷还贷,掩盖不良资产,贷款分类不准确被罚款60万元。

贵阳农商行花溪支行因银行承兑汇票贴现资金回流至出票人被罚款50万元。


贵阳农商行南明支行因贷款三查严重不尽职;借款人部分首付款来源于房开企业;流动资金贷款用于项目建设和置换他行项目建设贷款,以贷还贷被罚款90万元。


贵阳农商行小河支行因贷前调查审查严重不尽职;违规发放流动资金贷款用于支付土地征收款;中长期贷款展期期限超过原期限的一半;违规向房地产企业融资被罚款100万元。


贵阳农商行云岩支行向贸易背景不真实的借款人发放超需求贷款;贷款转作票据业务保证金被罚款60万元。


而作为母行的贵阳农商行或因急于处理不良资产,“吃下”最大罚单,被罚120万元。贵银保监罚决字〔2020〕41号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贵阳农商行存在“批量转让不良债权资产包的首付款比例不符合规定;投资非标债权超规模限制;通过同业投资承接本行不良资产”行为。


余下的16张罚单则被其中包括该行上一任行长安德治,以及现任行长汤明芳、副行长余文渊、风险总监陈遵球等16名相关责任人领取,罚金合计为125万元。


前十大股东多被列为“被执行人”


公开资料显示,贵阳农商行成立于2011年12月23日,注册资本23.9亿元人民币,是由原贵阳市云岩、南明、小河、白云四城区农村信用社(合行)改制创建而成的,是贵阳市委、市政府直接领导的地方国有银行、是贵州省第三大地方法人银行、是全省规模最大的地方性农村法人金融机构。


截至2019年末,贵阳农商银行下设10家一级支行,75家二级支行,便民金融服务点(含村村通)98个,建立信用乡镇4个,信用村55个。

      

贵阳农商行资产质量好转,因处置不良违规遭罚

根据2020年贵阳农商行的跟踪评级报告显示,贵州金融控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持有10.00%股份;贵阳市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持有10.00%股份;贵州轮胎股份有限公司持有8.82%股份;贵阳市旅游文化产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持有4.93%股份;贵州神奇药业有限公司持有3.62%股份;贵阳市政建设有限责任公司持有3.61%股份;贵州华工工具注塑有限公司持有3.61%股份;贵阳金龙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持有3.44%股份;贵阳铁路建设投资有限公司持有3.13%股份;贵州商业储运(集团)有限公司持有2.15%股份。前十大股份合计持有贵阳农商行53.31%的股份。


《商讯·公司金融》注意到,企查查显示,贵阳农商行的前十大股东中多位成为被执行人。贵阳市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在2013年至2019年间5次成为被执行人,被执行总金额为656.67万元;贵州轮胎股份有限公司在2015年至2017年6次成为被执行人,被执行总金额为416.46万元;贵州神奇药业有限公司2018年1次成为被执行人,被执行总金额为7.04万元;贵阳市政建设有限责任公司在2012至2020年间7次成为被执行人,被执行总金额为795.30万元;贵州华工工具注塑有限公司2019年1次成为被执行人,被执行总金额为1.40万元;贵阳金龙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2020年2次成为被执行人,被执行总金额为28.31万元;贵州商业储运(集团)有限公司在2013年26次成为被执行人,被执行总金额为19.43万元。


发表评论

排行榜

  • 日排行
  • 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