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因白内障手术引出纠纷,爱尔眼科股价开年大跌

2020年12月31日,知名医生、武汉市中心医院急诊科主任艾芬通过社交平台质疑爱尔眼科(300015),称在武汉爱尔眼科治疗白内障,致右眼视网膜脱落。

此事一出,2021年第一个交易日(1月4日),爱尔眼科开盘即遭遇股价大跌,开盘时,爱尔眼科股价低开5.19%,报71元/股,盘中跌幅一度超过9%,截至收盘报68.22元/股。

爱尔眼科官网数据显示,目前在全球范围内拥有3家上市公司、600余家眼科医院及中心,中国内地年门诊量超1000万人次。

每日商业报道(www.bizvcw.com)了解到,目前,由于国内眼科服务市场需求潜力巨大,吸引大量投资介入,爱尔眼科股价也是一路上扬,市值已超2800亿元。但有投资人表示,近年来,爱尔眼科持续并购确实达到了提升业绩的目的。但靠资本运作、支撑的快速扩张存在不少隐患,经营管理上的问题或难以避免。大家还是应该防范投资风险。

抗疫医生公开维权

2020年12月31日,知名医生、武汉市中心医院急诊科主任艾芬通过社交平台开怼爱尔眼科,因艾芬医生抗击武汉疫情的特殊身份,其在社交平台的发声引发广泛关注。

因白内障手术引出纠纷,爱尔眼科股价开年大跌

据艾芬自述,因在2020年5月份感觉视力明显下降,经一位三甲医院退休后被爱尔眼科返聘的熟人医生介绍,她前往爱尔眼科,由其副院长王勇实施了人工晶体植入手术,手术费合计2.9万元。术后,她的右眼裸眼视力由0.2矫正到0.4,但到7月9日左右,右眼的视力就只有0.1了。

10月,艾芬在自己就职的武汉市中心医院眼科检查,结果显示其右眼孔源性视网膜脱离,近乎失明。艾芬质疑爱尔医院隐瞒视网膜病变问题,夸大晶体植入的作用,而耽搁了真正眼疾的治疗。

12月31日晚间,武汉爱尔眼科医院迅速在微博发布了回应,称医院第一时间对诊疗全流程开展自查,患者(即艾芬)右眼为高度近视并发性白内障,有手术适应症,术前检查、手术和术后复查等各环节均符合医疗规范。

因白内障手术引出纠纷,爱尔眼科股价开年大跌

但公司的澄清并没有让事件平息,舆论依然在持续发酵。

2021年1月1日下午,艾芬通过其个人微博回应称,术前B超和OCT检查是按照爱尔的要求做的,这两个检查有没有异常和眼底视网膜平复不是一个概念,希望爱尔医院公布她的正确的术前白内障照片。

1月2日上午,上市公司爱尔眼科医院集团首度发声称:对于艾芬女士在武汉爱尔眼科医院的眼病诊治事件,爱尔眼科医院集团高度重视,迅即成立集团调查工作组,并于1月1日连夜赶赴武汉进行调查。工作组将对此事进行全面调查核实。集团对艾芬女士所述病痛表示关心和同情,并愿意为其后续治疗提供帮助。

回应被指推卸责任

1月4日早间5:54分,爱尔眼科官方微博发布《关于艾芬女士诊疗过程的核查报告》称,艾芬女士右眼视网膜脱离与本次白内障手术无直接关联。

因白内障手术引出纠纷,爱尔眼科股价开年大跌

同时,报告中指出,涉事的武汉爱尔眼科医院深刻反思、自我检讨在本次诊治过程中存在的问题:1.仅有术后第一天的复查记录;2.未明确交代术后复查时间;3.术后其他时间的复查未挂号,也未作病例记录;4.主诊医生未按医院规范规定及时上报不良事件。

随后,针对爱尔眼科的《核查报告》,艾芬医生在微博表示:“避重就轻,混淆视听,管理混乱,推卸责任。”

因白内障手术引出纠纷,爱尔眼科股价开年大跌

艾芬医生表示:“12月29日,我就眼部病情与武汉爱尔眼科医院副院长王勇通过电话,王勇先在电话中说,在给我做白内障手术前,检查了我的眼底,但只检查了眼底中央,没有检查眼底周边,未发现眼底变性。这属于检查不够彻底,对此深表遗憾,愿意道歉。王勇还表示,如果检查彻底,发现了眼底变性,要不要、能不能做白内障手术,要看眼底变性的治疗情况。”

回复中指出,出现此次事故的原因在于爱尔眼科在术前检查不彻底。而据个别媒体报道,曾在采访爱尔眼科董秘的时候得到其他说法:没检查到艾芬医生的视网膜问题并不是医疗(事故)责任,而是以现行的医疗条件的限制,并不能看出她是否有视网膜的问题。

另外,也有网友对艾芬医生的做法提出质疑:身为医生应熟知患者维权的合法途径,这样直接在社交平台引发舆论,极易误导公众在不明真相的情况下展开攻击。

因白内障手术引出纠纷,爱尔眼科股价开年大跌

还有网友指出,“抗疫医生”与“民营医院”的身份对立,使艾芬成了“完美受害者”,而爱尔眼科则面临着“资本原罪”。

熟人介绍问题多

针对此事,也有多个眼科领域专家在平台或媒体发声,多是对艾芬1月3日在微博发布的诊断求助进行解答。

因白内障手术引出纠纷,爱尔眼科股价开年大跌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眼科主任医师陈跃国发文称,艾芬医生的白内障晶状体混浊,术前的OCT检查、B超检查可能的确难以观察到周边视网膜的变性区域。以至于术后一段时间发生了视网膜脱离。

陈跃国称,目前的白内障手术技术已经很成熟了。但像艾芬医生这样本身就高度近视、又有外伤史的患者,视网膜本身就可能有病变,术后发生病变的可能性更大。

“对于原本有高度近视又有外伤史的患者,(医生)思想上还是有麻痹之处。必须在术前做充分的散瞳检查,交代病情。术后更应该仔细复查,在患者有视觉主诉之后,第一时间就要想到眼底的问题。”陈跃国称。

另有医生指出,目前的白内障手术趋势不再像是以前那种仅仅为复明而做的手术,而是希望患者远中近都看得清楚。对于年纪较轻的患者,会首先推荐植入这种高级晶体。但重要的是,安装高端晶体前,必须全面检查眼底,否则也无法发挥高端晶体的作用。

“就此种情况,只是指责民营医院是不对的,这样的事发生在民营医院或公立医院都有可能。问题主要还是与医生术前检查是否仔细以及沟通是否到位有关。”

目前的白内障手术属于日间手术,不用住院,周转很快,但术前的检查和沟通却非常重要。从一般常规操作来说,白内障手术前要把患者的眼底视网膜中央周边都要检查过,明确患者眼底是否有问题。

针对艾芬这一案例,该医生表示,日常工作中遇到熟人推荐的病人,尤其对方还是同行,反而更容易出问题。因为会想当然认为对方了解情况,或以为介绍者已经介绍过,从而跳过必要的术前沟通。

快速扩张惹的祸?

爱尔眼科十年前上市,随着业绩的逐渐增长,市值也是一路上升,目前已有超过2800亿元的市值。财报显示,2020年前三季度,爱尔眼科营业收入达85.65亿元,同比增10.78%;归属净利润达15.5亿元,同比增25.6%;几乎未受到今年疫情的影响。

国联证券研报显示,分业务来看,爱尔眼科的屈光、白内障及视光业务为三大支柱:白内障为可择期手术,受疫情负面影响较大;视光业务随着二季度中小学开学,快速恢复;屈光业务中高端手术占比不断提升。

不过,近年来,爱尔眼科业绩增长的因素更多是来自于并购。据了解,就在2020年 6 月,爱尔眼科还实施了重大资产并购重组,收购了30 家眼科医院,其中26 家为爱尔并购基金旗下医院,2 家来自众生药业,2 家来自爱瑞阳光,这 30 家医院的营收将在下半年纳入财务报表,带来净利润的提升。

发表评论

排行榜

  • 日排行
  • 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