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禾赛科技客户变身投资人,IPO募资“比拼技术”

无人驾驶技术,国际互联网巨头已经深耕多年,如今,资本市场迎来与此技术相关的公司。2021年1月7日,上海禾赛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禾赛科技”)申请科创板上市获受理。

禾赛科技客户变身投资人,IPO募资“比拼技术”

禾赛科技本次拟发行股票不超过6360万股,募集资金约20.00亿元,将用于智能制造中心、激光雷达专属芯片及算法研发项目。

禾赛科技客户变身投资人,IPO募资“比拼技术”

禾赛科技所研发的激光雷达是一种通过发射激光来测量物体与传感器之间精确距离的装置,广泛用于无人驾驶汽车和机器人领域。目前,A股尚无核心业务是激光雷达的上市公司,此次禾赛科技冲刺科创板IPO,有望成为国内激光雷达“第一股”。

每日商业报道(www.bizvcw.com)了解到,由于激光雷达行业的高技术壁垒,且竞争激烈,行业公司在研发上投入巨大,以至于禾赛科技净利润在报告期仍然为负。

客户变身投资人

公开资料显示,禾赛科技最初成立于2014年10月,注册资本3.6亿元人民币,是一家全球领先的3D传感器(激光雷达)制造商,主营业务为研发、制造、销售高分辨率 3D 激光雷达以及激光气体传感器产品。

作为禾赛科技的首席科学家,孙恺也是公司的股东实际控股人,持股比例10.23%,首席执行官李一帆和首席技术官向少卿的持股比例均为9.90%。

禾赛科技客户变身投资人,IPO募资“比拼技术”

招股书显示,禾赛科技的创始人孙恺、向少卿、李一帆是3个“85后”,均有海外留学的经历,孙恺与向少卿是斯坦福大学的同学,向少卿与李一帆共同毕业于清华大学。有着“名校光环”加持的禾赛科技获得了不少明星股东的青睐。

企查查显示,禾赛科技迄今为止共完成了5轮融资。其中,2020年1月7日,禾赛科技获得了由德国博世集团和光速联合领投的1.73亿美元的C轮融资。目前,博世中国持有禾赛科技7.65%的股份,百度中国也持股7.88%。

禾赛科技客户变身投资人,IPO募资“比拼技术”

这两个大股东为禾赛科技的营收做了较大贡献。2019年,博世和百度分列其前五大客户第二和第三位,合计贡献营收4787.29万元,占当年营业收入13.74%。

在百度投资禾赛科技后,禾赛科技对外宣称自己将会成为百度的“阿波罗之眼”,但事实并非如此,如今成为“阿波罗之眼”的却是Velodyne公司的产品。

值得注意的是,自此之后百度从禾赛科技2020年的前五大客户名单中“消失”,一同消失的还有博世。

禾赛科技客户变身投资人,IPO募资“比拼技术”

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禾赛科技的营收虽然总体上保持增长,但是净利润仍处于亏损状态。招股书显示,2017年至2020年前三季度,禾赛科技营业收入分别为0.19亿元、1.33亿元、3.48亿元、2.53亿元。

禾赛科技客户变身投资人,IPO募资“比拼技术”

即便是同期主营业务的毛利率高达74.87%、75.62%、76.24%及71.19%;净利润却还是为负,分别为-0.24亿元、0.16亿元、-1.50亿元、-0.94亿元。

禾赛科技客户变身投资人,IPO募资“比拼技术”

高毛利都会亏损?究其原因,2017年至2020年1-9月,禾赛科技累计研发投入达4.23亿元,占同期收入的56.07%;期间净利润合计亏损2.52亿元。

行业竞争激烈

另外,每日商业报道(www.bizvcw.com)发现,禾赛科技主营业务比较依赖海外市场。招股书显示,2017年至2020年前三季度,禾赛科技的外销收入分别为0.11亿元、1.05亿元、2.22亿元、1.53亿元,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55.17%、78.92%、63.89%、60.53%。

目前,虽然禾赛科技产品主要外销,外销比例最近三年均超过60%,已服务的客户包括北美三大汽车制造商中的两家、德国四大汽车制造商之一、美国加州2019年DMV路测里程前15名中过半的自动驾驶公司和大多数中国领先的自动驾驶公司;但其面临的竞争压力也不容小觑。

据悉,激光雷达是专业性极高的核心技术,美国Velodyne公司在无人驾驶激光雷达领域深耕了10多年时间,占据了近80%的市场份额。2020年下半年,禾赛科技的竞争公司Velodyne公司和Luminar公司都陆续在纳斯达克上市。

 而禾赛科技的核心产品是两款机械式激光雷达,分别是Pandar40P和Pandar64。2018年4月推出Pandar40P,随后的2019年1月,禾赛科技又推出Pandar64。这两款产品面世时间不长,但截止到2020年前9个月,这两款产品贡献的收入占营收比重达到99.85%。

禾赛科技客户变身投资人,IPO募资“比拼技术”

招股书中也提示了行业风险称,目前适用于无人驾驶、高级辅助驾驶、机器人、车联网等多行业的自主解决方案的传感技术市场竞争激烈,公司的竞争对手众多,或是通过提供激光雷达产品直接与之竞争,或是通过尝试使用其他技术解决方案实现环境感知而间接与之竞争。公司面临来自同行业激光雷达公司、视觉传感器公司、汽车行业一级供应商及其他高科技公司的竞争。激烈的竞争会导致定价压力和利润减少,并可能导致公司的产品销售不及预期。

此外,由于禾赛科技的海外收入以外币结算,而近几年美元、欧元等主要外币对人民币汇率波动较大,导致其财务费用也出现一定波动。2017年至2020年前三季度,禾赛科技财务费用中汇兑损益分别为206.78 万元、-485.46 万元、-961.72 万元及697.93 万元。禾赛科技表示,若未来人民币汇率发生较大波动,可能导致其面临汇兑损失的风险。

专利技术是必争之地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新型的高科技产品生产商,行业竞争不仅体现在投资、研发、运营等诸多方面。

Velodyne作为禾赛科技的强劲对手,此前也得到了百度的投资。2016年,Velodyne获得百度和福特的1.5亿美元投资。2020年10月,百度和Velodyne签订了为期三年的AlphaPrime销售协议,为百度的无人驾驶计划阿波罗(Apollo)服务。

与竞争对手公司的竞争,专利战不可缺少。

2019年8月,Velodyne在美国指控禾赛科技侵犯其在美国注册的旋转式激光雷达相关专利;同年,禾赛科技在德国法兰克福/美茵地区法院对Velodyne提起诉讼,指控Velodyne侵犯其在德国注册的旋转式激光雷达相关专利;次年,禾赛科技在中国上海知识产权法院指控Velodyne侵犯其在中国注册的旋转式激光雷达相关专利(以下合称“专利纠纷”)。

直到2020年6月24日,双方签署《诉讼和解和专利交叉许可协议》。根据该协议,禾赛科技与Velodyne均在协议中否认对另一方的专利存在侵权行为,并约定在全球范围内交叉许可双方现有和未来的专利。考虑到发起和应对国际诉讼的费用和机会成本,禾赛科技同意向Velodyne支付和解费用,包括一次性的专利许可补偿及后续按年支付的专利许可使用费。

禾赛科技提示,虽然公司与Velodyne之间的专利纠纷已经了结,但随着激光雷达行业的快速发展和竞争加剧,未来不排除公司仍会与他方发生专利争议或纠纷的可能性。如果公司在相关争议或纠纷中最终被认定为过错方或相关主张未获得支持,将可能对公司的业务发展造成不利影响。

发表评论

排行榜

  • 日排行
  • 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