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ST安凯中报再现亏损,业绩翻转压力山大

8月20日,安徽安凯汽车股份有限公司(ST安凯,000868,SZ))发布2020年半年度报告。报告显示,2020年上半年,安凯汽车实现营业收入8.43亿元(单位“人民币”,下同),其中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0.44亿元。

同时,《每日商业报道》看到,在行业变局之下,ST安凯2019年刚扭亏,今年又遭遇疫情影响,而大股东上半年也面临业绩亏损的窘境,随着正在进行一系列整合,ST安凯最终会怎样扭转危局有待观察。

 

营收、净利双下降

公开资料显示,安凯汽车于1997年成立,同年于深交所上市,是一家专业生产全系列客车和汽车零部件的上市公司,产品覆盖各类公路客车、旅游客车、团体客车、景观车、公交客车、新能源商用车等。

据天眼查数据,2003年,安徽江淮汽车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江淮汽车”)成功重组安徽安凯汽车股份有限公司,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目前持有23.48%的股权。第二大股东为安徽省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持有16.42%的股权。

《每日商业报道》从中期业绩报告中看到,2020年上半年ST安凯实现营业收入8.43亿元,同比减少50.90%;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0.44亿元,上年同期为0.39亿元,净利润由盈转亏;报告期末公司总资产为47.32亿元,较上年度末减少10.00%;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为3.83亿元,较上年度末减少9.93%。截至今年6月末,ST安凯资产负债率为90.40%。半年报期末,公司账面货币资金6.36亿元,相比去年底下降近四成。

ST安凯中报再现亏损,业绩翻转压力山大

据了解,2020年上半年,在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下,市场艰难恢复,行业客车累计销量42399台(6米以上),同比下降32.41%,其中新能源客车销量19381台,同比下降34.47%。上半年,公司实现客车销量2043台,同比下降32.1%;6米以上客车市场占有率4.5%,位居行业第8位。

 

正在进行整合

在销售量持续走低,业绩不振的情况下,ST安凯也在寻求解决方案。

今年3月,ST安凯通过安徽省产权交易中心公开挂牌转让安徽安凯福田曙光车桥有限公司40%股权,转让底价4860.32万元

今年7月,ST安凯公告拟以部分设备资产与安徽中安汽车融资租赁股份有限公司开展融资租赁及其项下的保理业务,融资额度不超过3亿元人民币,融资期限不超过3年。

7月30日,江淮汽车、安徽省投与中车产投签署了《关于安凯客车股份协议转让的意向书》的补充协议(三),鉴于新冠疫情的反复影响,各方拟于2020年12月31日前达成最终的股权转让协议。交易完成后,公司实际控制人将由安徽省国资委变更为国务院国资委。

此外,2020年3月,ST安凯与合肥市土地储备中心签订《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收购合同》。4月15日,公司收到合肥市土地储备中心拨付的国有土地收储首笔补偿款共计1.63亿元。6月29日,ST安凯再次与合肥市土地储备中心签订《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收购补充协议》,并于6月30日收到了合肥市土地储备中心拨付的国有土地收储第二期按房屋拆除的60%比例的补偿款共计1.3亿元;7月31日,公司收到合肥市土地储备中心拨付的国有土地收储第二期按房屋拆除的40%比例的补偿款8700万元。


大股东业绩同样“冰冷”

事实上,ST安凯这一家车企受到疫情影响。整个汽车行业都正遭受巨大冲击。8月份以来,A股和港股已经对外发布半年报的15家上市乘用车企业中,有10家企业净利润下滑,尚未公布上半年财报的北京汽车也早在8月14日发布盈利预警,预计上半年净利润将大幅下滑65%。

《每日商业报道》发现,作为ST安凯第一大股东的江淮汽车(600418,SH),业绩也十分“冰冷”。

8月28日晚间,江淮汽车发布半年度业绩报告称,2020年上半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由盈转亏,亏损约1.47亿元,去年同期净利润约1.25亿元,同比下降217.84%,营业收入约为249.41亿元,同比下降7.63%,基本每股收益亏损0.08元,同比下降214.29%。

从销量来看,今年上半年江淮汽车累计销量20.94万辆,同比下降10.97%;其中轻型货车(含中型货车)10.82万辆,重型货车销售 2.71 万辆,同比上升24.20%,MPV实现销量1.55万辆,同比下降 24.91%,SUV的销售量3.05万辆,同比下降 37.22%,纯电动乘用车销量1.71万辆,同比下降56.22%。

事实上,对于上半年车企业绩的下滑,业内早有预期。在业内人士看来,新冠肺炎疫情为主因导致的整体销量下滑是影响利润的直接因素。除此之外,车企普遍面临的问题则是自主知识产权以及核心技术,唯有持续性的研发和创新才是维持业务发展的根本动力。尽管目前情况不佳,但持续加强对核心技术领域的投资和研发,相信中国汽车产业定可由大变强。


(END)

撰 文 | 王慧敏

编 辑 | 刘致文

文章部分配图来自网络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