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启迪环境在建工程引来关注函,子公司环保信披是否遗漏?

启迪环境在建工程引来关注函,子公司环保信披是否遗漏?

正在紧锣密鼓推进与城发环境(000885)吸收合并暨重大资产重组方案的启迪环境(000826),近期,被媒体曝光多个在建工程存在虚增等相关问题,引来深交所的关注函。这也迅速将启迪环境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投资者也纷纷发出了质疑。


其实,对于启迪环境信披是否存在真实性问题,《商讯·公司金融》此前就发出过质疑,近期,又在环保监督机构的行政处罚名单中,发现启迪环境不少违规受罚的信息,也没有进行信息披露。在先后两次发函求证后,均未得到回复。

 

在建工程引来关注函


10月22日,启迪环境收到深交所关注函,要求说明近五年在建工程项目主要信息,是否存在停工、烂尾等影响施工进度的情况,工程进度及投资额与媒体报道是否一致;是否存在虚增在建工程,资金流向是否涉及关联方资金占用、违规财务资助等。要求公司结合媒体报道情况、自查情况说明前期回函是否真实、准确、完整。


其实,这是今年启迪环境收到的第二份深交所的关注函。7月15日,启迪环境发布2021年半年报业绩预告时,称将预亏33-40亿元,其中资产减值损失为30亿-35亿元。


对于如此高额的计提减值损失导致的巨亏,迅速引来深交所的关注。业绩预告发布当晚,深交所即向启迪环境发出关注函,要求公司补充披露涉及减值的具体项目明细情况。


之后,7月28日,在对深交所的回复函中,启迪环境表示,自2021年以来,公司债务压力持续加大,基于保障公司正常运营需要,对在建项目进行全面梳理,对部分项目进行重新评估,并逐一列出资产减值损失明细,包括12个在建工程损失22.08亿元及11个项目的资产处置损失9.2亿元。


8月26日,启启迪环境发布了2021年中报,上半年,启迪环境实现营业总收入为38.64亿元,同比下滑9.16%,净利润-39.56亿元,同比暴跌1587%。


这是启迪环境继2020年亏损14.17亿元之后再次巨亏。对于亏损主要原因,公司表示是受到整体战略调整及与城发环境重大资产重组的影响,决定对报告期内停建、拟退出项目处置并计提资产减值,上半年合计计提资产减值34.43亿元,其中针对在建工程计提减值22.08亿元。

启迪环境在建工程引来关注函,子公司环保信披是否遗漏?

值得注意的是,深交所发来紧急关注函是因为《证券时报》日前发布了题为《启迪环境涉嫌造假:多个在建工程严重虚增,127亿总额水分几何》报道。


对于启迪环境的在建工程的大幅计提及实际开工进度,记者实地走访了9个在建工程,调查结果显示,除了张家口塞北管理区的项目实际情况与公告披露较为吻合之外,其余8个在建工程全数呈现出严重虚增的情况,有3个项目甚至完全未开工。


例如,镇平垃圾焚烧发电项目在建工程金额1.66亿元,无任何施工迹象;天门生活垃圾焚烧发电项目在建工程金额1.63亿元,至今一片荒地;吉首改善农村人居环境建设工程PPP项目在建工程金额4.65亿元,仅三栋烂尾楼;宜昌桑德经发环保项目在建工程金额2.86亿元,实际虚增至少2亿元;湘潭固体废弃物综合处置中心项目在建工程金额7.66亿元,仅矗立着几栋烂尾框架;南宁、荆州、和龙项目也虚增严重。


又如,广西南宁市武鸣区流域水环境综合整治PPP项目。武鸣区住建局环境整治PPP项目负责人则说,这个项目“基本上没有什么投入”,“只是清表而已,就是清理场地表面,除除草,平整场地”。启迪环境披露称,该项目的在建工程金额为1.56亿元。


据了解,对于启迪环境存在的在建工程虚增情况,曾从事上市公司审计的注册会计师陈星(化名)说,启迪环境的审计机构有失职嫌疑,“审计师问题很大,都没去现场认真核查。只要去了现场都能发现,正常人看都知道有问题”。


另外,陈星进一步说,虚增在建工程,实际可能是,上市公司发生了资金流出,但并非用于支付在建工程款,而是挪作它用,转移、挪用的资金在账目上被计入用于在建工程(导致在建工程金额虚增)。转移到体外的资金,可能有两个去处,一是被关联方占用,二是用来虚增业绩,“两种情况可能都存在”。


对于,深交所的最新的关注函,还需等待启迪环境的回复。


信披是否存在遗漏?


其实,对于启迪环境财报中信息披露的问题,《商讯·公司金融》早在2020年8月份就向其发函求证,并发布了题为《启迪环境净利润持续大降,旗下重点排污企业违规未信披?》的报道。


根据《商讯·公司金融》调查发现,以“零碳无废建设者”为使命,致力成为国内一流的全产业链环境综合治理服务商的启迪环境在2019年年报中却对旗下多家属于环境保护部门公布的重点排污单位受到的环保处罚信息并未披露。


启迪环境在2019年年报中明确表示,“公司报告期不存在处罚及整改情况”。在重点排污单位“超标排放情况”一栏均填写了“未超标”。同时,《商讯·公司金融》注意到,财报中如此表述的情况在2020年年报及2021年半年报中,均存在。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如,《商讯·公司金融》此前报道过的,2020年1月20日,启迪环境子公司巨鹿县聚力环保有限公司因一期《巨鹿县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工程》建设项目配套建设的固体废物污染防治设施未经验收投入使用被河北省生态环境厅的罚款五万元(冀环罚〔2020〕500号);2020年3月18日,巨鹿县聚力环保有限公司因未依法取得排污许可证排放大气污染物被邢台市生态环境局罚款五万元(邢环支罚[2019]19号)。


近期,《商讯·公司金融》还发现,2020年8月,启迪环境子公司咸阳逸清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因非可行性技术的废气处理设施无达标检测报告被限期在2020年8月28日至2021年2月27日整改;2021年4月2日,启迪环境子公司聊城启洁城市服务有限公司因2020年8月31日聊城度假区环保局执法人员在其于集镇垃圾中转站检查时,发现该公司于集镇垃圾中转站院内存放有一个垃圾压缩箱,垃圾压缩箱沥出的废水和洗车废水,通过该站北侧墙下孔洞排入墙外沟渠内,该沟渠未做防渗措施,并连接四新河的环境违法行为被罚款10万元。


2021年5月26日,安徽省生态环境监测中心监测人员在启迪环境旗下的亳州永康医疗废物处置有限公司焚烧炉废气排放口处,对正在排放的废气采样监测发现,氯化氢排放浓度为990mg/m3,超过《危险废物焚烧污染控制标准》(GB18484-2001)排放标准8.9倍。亳州永康医疗废物处置有限公司被罚款64.9万元。


         并且,亳州永康医疗废物处置有限公司还在检查中被发现通过逃避监管方式排放污染物。亳环罚字〔2021〕68号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该公司大气污染物排放自动监测设备中的湿度仪未接入采样管线;并擅自将大气污染物排放自动监测设备采样管线探头的前置过滤器拆除,直接插入焚烧炉烟道排气筒中;自动监测设备中的标定流量计被擅自拆除,伴热管的标定管未连接采样管线;自动监测设备的分析仪过滤器滤芯污染呈黄色,未及时维护更换;经调阅自动监测设备工控机SQL查询分析器发现,该公司擅自于2020年12月30日,将大气污染物排放自动监测设备参数设置中的湿度采集值修改为流速采集值。


对于上述环境违法行为,《商讯·公司金融》于10月21日再次函至启迪环境董秘邮箱,求证与询问未披露的原因,但截至发稿前,尚未得到任何回复。


据悉,随着绿色环保理念受到资本市场重视,更加严格的强制性环境信息披露要求正加速落地,从而督促上市公司切实履行信息披露义务,引导上市公司在落实环境保护责任中发挥示范引领作用。并且,按照现行规定,证监会要求属于环境保护部门公布的重点排污单位的公司或其重要子公司,需要强制披露;其他公司执行“遵守或解释”原则,并“鼓励公司自愿披露有利于保护生态、防治污染、履行环境责任的相关信息。

 

资产减值拖累业绩


日前,启迪环境发布了2021年前三季度业绩预告,预计2021年前三季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亏损40亿元-42亿元,上年同期盈利2.28亿元;其中,第三季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亏损1亿元-3亿元,上年同期盈利4791.14万元。


对于亏损的原因,启迪环境表示,公司1-9月业绩较上年同期变化较大,主要是受公司整体投资战略进行调整及公司与城发环境股份有限公司推进吸收合并暨重大重组方案的影响。对已停建项目、拟退出项目计提资产减值;对资产运营效率较低、不能持续运营和公司整体战略涵盖不到的项目进行退出、转让处置;并对部分款项回收存在实质性障碍的应收账款、其他应收款、长期应收款及应收票据计提信用减值损失,计提减值准备共计34.43亿元。


《商讯·公司金融》通过梳理启迪环境各季度财报发现,其亏损已经从2020年持续至今,亏损的原因都归在了资产减值上。但实际上,自2018年开始,启迪环境就已经在大幅计提资产减值了。


2018年,启迪环境实现营业收入109.94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17.48%;实现营业利润8.13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43.80%;实现净利润6.89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45.66%,归属净利润6.44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48.53%。


启迪环境表示,2018年将净利润的大幅减少主要原因为期间费用和计提应收款项的资产减值比上年同期增加所致。2018年,启迪环境计提的资产减值损失为2.65亿元,同比增长1746.27%。

2019年,启迪环境实现营业收入101.76亿元,同比下降7.43%;利润总额6.30亿元,同比下降24.17%;归属净利润3.59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44.18%,公司业绩较上年同期有所下滑。当期信用减值损失发生额为2.65亿元,资产减值损失发生额为360万元。


2020年,启迪环境实现营业收入85.21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16.27%;利润总额-14.75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333.91%;归属净利润-15.37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527.52%。


启迪环境表示,由于公司建造服务类收入持续下降;同时因公司战略调整,对部分在建项目风险重新评判,依据合同的相关约定和财务测算计提减值及损失;根据《企业会计准则》的要求和公司会计政策的规定,公司根据测算后的预计信用损失率及按照个别认定方式,针对应收款项计提预期信用减值损失。当期计提11.33亿元的信用减值损失,较上年同期增长328.17%。计提资产减值损失2.16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5893.79%。


2021年6月,今年上半年启迪环境实现38.64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9.16%;利润总额-39.43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1207.51%;净利润为-39.56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1584.58%。资产减值损失为31.96亿元,信用减值损失为2.47亿元。


看来,自2018年以来,启迪环境持续高涨的资产减值损失大幅拖累利润,到今年第三季度已预亏42亿元。有市场人士分析,此次大额的资产减值更像是吸收合并前一次整体资产评估,也意味着所有的暗雷都藏不住了,也由此集中暴露在阳光下。


事实上,不只是投资者质疑其“业绩洗澡”,监管层也在启迪环境发布2021年中报业绩预告至今,先后向启迪环境数次发出问询函、关注函,指向公司“在建工程”、“应收账款”科目异常情形,要求公司补充披露涉及减值的具体项目明细情况,追问其是否有意通过资产减值的方式进行“业绩大洗澡”。


然而,启迪环境在回复函中将2021年上半年存在资产减值损失的12个在建工程详细罗列出,合计资产减值金额达22.08亿元。上市公司和审计机构都否认存在业绩洗澡情形。

启迪环境在建工程引来关注函,子公司环保信披是否遗漏?

对于此次《证券时报》报道的启迪环境多个在建工程严重虚增的问题,投资者也纷纷在股吧向启迪环境董秘发出提问,询问其涉嫌财务造假是否真实?是否会影响与城发环境的吸收合并。董秘对于财务是否存在造假并未回答,仅表示与城发环境的吸收合并事项相关工作在正常推进。


城发环境证券部工作人员向媒体表示,已注意到上述新闻,公司对其真实性还需要判断,后续有应披露的事项会及时披露。今年1月22日,城发环境董事会审议通过议案,拟通过向启迪环境全体股东发行A股股票的方式,换股吸收合并启迪环境并募集配套资金。该次交易已得到河南省财政厅及河南省国资委原则同意。


发表评论

排行榜

  • 日排行
  • 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