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好孩子昆山工厂员工意外猝死 家属质疑其系长时间超负荷加班导致

好孩子昆山工厂员工意外猝死 家属质疑其系长时间超负荷加班导致


5月12日,好孩子国际(01086)发布第一季度业绩公告,收益同比增加7.1%,至约22.34亿港元,创第一季度历史新高。


但对刚上大学的许东(化名)而言,这个数据显得尤其冰冷——就在好孩子国际公布一季度业绩的一周前,他得知在好孩子昆山工厂做装卸工的父亲,意外猝死于员工宿舍内。


据许东称,父亲许强(化名)在此前与他的电话联系中曾提及“工作时间长,有些辛苦,有时候要上近12小时班。”许东认为,父亲身体状况一向健康,他的意外猝死可能与长时间的工作有关,但好孩子似乎并不打算承担责任。



好孩子的初心还在吗?


已经48岁的许强,只有小学文化,对于这个年龄和文化程度的人来说,找到一份轻松的工作并不容易。2021年,许强经人力中介公司介绍进入好孩子儿童用品有限公司,成为一名装卸工。这家公司位于江苏省昆山市陆家镇,隶属于好孩子集团。


如今的好孩子集团,是国内最大的专业从事儿童用品的企业集团;在昆山市陆家镇,好孩子集团更是当地的“明星企业”,为当地及周边县市带来不少就业机会。可以说,陆家镇的发展也离不开好孩子集团的贡献。


1989年,时任昆山县陆家中学副校长的宋郑还,接管了当时濒临破产的校办企业。而后,凭借着自主研发的多功能童车专利,这家校办企业才从负债累累的境遇中起死回生。


为了打响自己的品牌,宋郑还在当时甚至“登报征名”,最终,“好孩子”成为宋郑还最中意的选择。宋郑还曾表示:“关心孩子,服务家庭,回报社会” 是好孩子成立的初心,这十二个大字也被树立在好孩子集团生产厂区的大门口的巨型广告牌上。


对许东一家而言,好孩子集团所秉承的初心似乎跟他现在的处境大相径庭。


许东向《商讯·公司金融》透露了自己的家庭情况——年幼丧母,9岁时爷爷也去世,父亲独自一人将他拉扯长大。好不容易熬到儿子上大学,许强为了给儿子凑学费,只能留下家中不能行走的母亲和身患癌症的妹妹,背井离乡从苏北来到苏南打工。


今年5月4日,许强在公司员工宿舍意外猝死,原因至今不详。当许东得知这一噩耗时,距离父亲死亡已过去近30个小时。尽管员工入职的合同上已经详细写明了紧急联系人的号码,但好孩子却并未第一时间告知家属。


尚未从悲痛中走出的许东,带着奶奶来到昆山处理父亲的身后事。本就困难的家庭,甚至连在昆山食宿的费用都难以负担。


许东告诉《商讯·公司金融》,好孩子方面处理该事故的代表已与他进行多次协商,但却并未表示公司会对父亲的意外猝死承担相关责任,也没有任何赔偿,只表示可以给予一定人道主义援助。


于许东这样一个还未真正走入社会的学生来说,他并不理解成年人世界的残酷:父亲作为好孩子员工,在工作结束后于公司宿舍内发生意外猝死事故,但公司对此却表现得很冷漠。


他心寒于好孩子集团处理事件的态度——“从始至终没有一句安抚和宽慰,只是一直催促我们尽快签署调解书”。


意外猝死是否与过劳有关


许强在公司宿舍的意外猝死,好孩子方面为此是否需要负责?这其中的重点在于猝死的原因究竟是身体状况还是工作强度太大导致。


许强进入好孩子工作后,公司照例应为新员工安排入职体检,如果入职时身体状况存在疾病,那么体检报告中就能有所体现。许强出事后,在许东与好孩子公司多番交涉下,终于拿到了父亲许强的体检报告。


在这份2021年11月7日由昆山弘普医院出具的体检报告中显示,许强的各项身体指标均为正常。

好孩子昆山工厂员工意外猝死 家属质疑其系长时间超负荷加班导致


而据许东回忆,许强进入好孩子工作后休息时间并不多,父亲曾在电话中向儿子提起过他在好孩子工作的日常作息——一周一般工作6天,工作日早上5点多就起床,7点左右打卡上班,中午11点多吃午饭,下午继续工作到17点左右吃晚饭,晚饭过后还要工作到21点左右下班。


但根据许强与好孩子公司签订的劳动合同来看,许强的工作时间与他告诉儿子许东的情况并不相符。

好孩子昆山工厂员工意外猝死 家属质疑其系长时间超负荷加班导致


按许东的说法,不考虑午休时间的话,许强一天的工作时间大约在10-12个小时左右,一周工作时间可能超过70小时。


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规定,国家实行劳动者每日工作时间不超过八小时、平均每周工作时间不超过四十四小时的工时制度。因特殊原因需要延长工作时间的,在保障劳动者身体健康的条件下延长工作时间每日不得超过三小时,每月不得超过三十六小时。


按照许强告诉儿子许东的作息时间来看,他在好孩子的工作疑似存在超时加班的情况。这种超时加班现象在好孩子集团是否确实普遍存在,对此《商讯·公司金融》也向好孩子方面发送了采访函,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要验证这一情况的真实性,只需要好孩子方面提供许强过往的打卡记录与工资流水等。


许东告诉《商讯·公司金融》,他曾向好孩子公司索要父亲的手机、银行卡等遗物未果,后又向公司提出需要父亲的上班打卡记录、工资条、工资流水记录等,但好孩子方面只给了他一份许强4月份的考勤记录和工资条,并称:如果需要更早之前的记录,只能通过到法院起诉要求提供。


这份4月的打卡记录显示,许强出勤的天数是17天,工作时长为127.83小时,其中从4月2日-17日期间休息12天,许东称,父亲曾告诉他4月份苏州受疫情影响,公司有一段时间是停工状态。从4月18日开始,许强的工作就恢复到了一周6天的工作期。

好孩子昆山工厂员工意外猝死 家属质疑其系长时间超负荷加班导致


从工资条可以看出,4月共21个工作日,应计薪时为168小时,则表示一天正常为8小时工作制,在4月常停工未到达全勤的情况下,许强只拿到了基本工资,扣除五险一金,到手只有1800多元。

好孩子昆山工厂员工意外猝死 家属质疑其系长时间超负荷加班导致


根据2021年昆山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昆山市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67871元/年,平均到月也有5656元。但对许强来说,在不加班的情况下,到手工资还不及上述数据的1/3。


而据许东从父亲手机短信上看到的银行流水显示,许强前5个月的工资分别为4211元、4302元、5089元、2812元、4093元,这也侧面映证,如果没有超时加班绩效,仅凭正常工作的工资,许强或许难以养活一家人。


对于许强意外猝死的具体原因,许东表示,家里目前没有经济条件能为父亲进行详细的尸检,只希望好孩子集团能承担相应责任。


对于许强事故最终的责任认定及赔偿问题,好孩子集团暂未就采访函作出回复。截至发稿,许东向《商讯·公司金融》表示,好孩子方面只愿提供12万元的人道主义援助,并未谈及赔偿。


发表评论

排行榜

  • 日排行
  • 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