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广州农商银行加大计提,是化解风险,还是内控机制缺失?

广东省地处中国大陆最南端,濒临南海,毗邻香港、澳门特别行政区。是我中国经济实力最雄厚、市场化程度最高、开放型经济最活跃的地区之一。

作为广州市本地银行,广州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州农商行”,01551.HK)存、贷款市场份额位居前列,在当地金融体系中具有重要地位。

官网显示,2017年6月20日,广州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正式在香港联交所挂牌上市;截至2020年12月31日,广州农商银行共下设642个营业网点,员工13381名,注册资本金9,808,268,539元。

然而,近两年来,由于全球新冠疫情的影响和区域同行的竞争加剧,广州农商行增长放缓,甚至出现下滑。最新财报显示,尽管广州农商行资产规模在持续扩大,但其多个盈利指标下降、净利润连续降幅达3成、信贷质量持续下滑、信用减值损失更是持续攀升大大压缩了利润空间。同时,其内控机制亟待完善。

对于上述问题,《商讯·公司金融》函至广州农商行,但截至发稿前,尚未得到任何回复。


信用减值损失一路上扬


近年来,相比全国其他上千家农商银行,地处一线城市的农商行似乎较其他地域的农商行占据了先天地理优势。

但作为万亿级别农商行中的一员,广州农商行近两年的业绩表现并没有那么优秀。

财报显示,2021年,广州农商行资产规模持续增长,位列全国农商行第二位,但其多个盈利指标下降、不良双升的情况也是不容忽视。

广州农商行去年全年共实现营业收入为234.81亿元,同比增长10.66%;实现税前利润44.57亿元,同比下降29.11%;实现净利润37.76亿元,同比下降28.43%;实现归母净利润为31.75亿元,同比减少37.51%。

对于税前利润和净利润同比下降,广州农商行在年报中表示,主要是由于在外部复杂环境和疫情冲击影响下,计提较大额度资产减值损失以增强抵御风险能力。

广州农商银行加大计提,是化解风险,还是内控机制缺失?

《商讯·公司金融》梳理相关数据显示,近几年,广州农商行的资产减值损失是一路呈上升趋势。2017年-2021年,广州农商行计提的资产减值损失分别为7.88亿元、59.69亿元、70.86亿元、78.93亿元、126.03亿元。2021年,广州农商行计提资产减值损失126.03亿元,高出上一年约6成。

虽然2021年广州农商行的营业收入略有好转,但仍不及其2019年的最高峰,净利润和归母净利润更是一路下滑。

2017至2021年,广州农商行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34.87亿元、204.03亿元、236.57亿元、212.18亿元、234.81亿元;实现净利润分别为58.91亿元、68.32亿元、79.11亿元、52.77亿元、37.76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57.09亿元、65.26亿元、75.2亿元、50.81亿元、31.75亿元。

从上述经营数据上来看,2019年广州农商行经营业绩在达到近年来的最高峰之后,便一路下行。目前净利润和归母净利润都不到2019年的一半,归母净利润更是连续两年降幅超过30%。


加大化解风险和不良处置


从收入构成上来看,2021年,广州农商行实现利息收入425.66亿元,较上一年增加54.16亿元,同比增长14.58%。实现利息净收入195.59亿元,同比增加19.12亿元,增幅10.83%,利息净收入占营业收入总额的83.30%。主要由于生息资产结构调整,贷款占比上升,带动利息收入同比增加。

在非利息收入中,手续费及佣金淨收入13.19亿元,同比减少0.08亿元,降幅0.59%。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占营业收入总额的5.62%,创下过去5年最低占比。主要构成为代理及托管业务、银团贷款业务和银行卡业务的手续费收入;实现交易净收益为20.43亿元,主要为以公允价值计量且其变动计入当期损益的金融资产的利息收入、买卖价差和公允价值变动损益;实现金融投资净收益3.44亿元,主要为以公允价值计量且其变动计入其他综合收益的金融资产的买卖价差;2021年,广州农商行其他营业净收入为2.16亿元,主要为人行利率互换激励金及汇兑损失。

广州农商银行加大计提,是化解风险,还是内控机制缺失?

同时,广州农商行的多个盈利指标也是处于下降的状态。2019年末-2021年末。广州农商行的平均总资产回报率分别0.95%、0.55%、0.34%;平均权益回报率13.24%、7.10%、4.43%;净利差2.71%、1.98%、2.01%;净息差2.65%、2.01%、2.00%。

广州农商银行加大计提,是化解风险,还是内控机制缺失?

近年来,广州农商行的资产规模持续扩大,在2020年成功迈入了万亿俱乐部,也是全国第三家资产规模破万亿的农商行。

从资产结构上来看,截至2021年末,广州农商行的资产总额为11616.29亿元,较上年末增加1337.57亿元,增幅13.01%。其中,贷款和垫款总额6576.63亿元,较上年末增加887.37亿元,增幅15.60%;金融投资较上年末增加517.14亿元,增幅19.70%,主要原因是增持债券投资。

贷款和垫款总额的增长主要原因是广州农商行持续加大对实体经济支持力度,贷款规模稳定增长所致。

2021年,广州农商行的贷款总额为4070.27亿元,较上年末增加271.69亿元,增幅7.15%。其中,个人贷款总额1584.29亿元,较上年末增加180.98亿元,增幅12.90%。票据贴现总额922.07亿元,较上年末增加434.70亿元,增幅89.19%。

从负债结构上来看,截止2021年末,广州农商行的负债总额为10747.43亿元,较上年末增加1227.57亿元,增幅12.89%,几乎持平与资产规模的增长速度。

其中,客户存款8497.67亿元,较上年末增加713.42亿元,增幅9.16%。客户存款稳步增长,在负债中占比保持较高水平。

从资产质量方面来看,随着广州农商行贷款规模的持续扩张,其信贷资产质量却在不断下滑。

广州农商银行加大计提,是化解风险,还是内控机制缺失?

广州农商行在年报中表示,在复杂严峻的外部环境下,叠加新冠疫情等因素影响,广州农商行持续加大风险化解及不良处置力度。

截至2021年末,广州农商行的不良贷款率为1.83%,较上年末上升0.02个百分点;关注类贷款占比4.12%,较上年末下降0.3个百分点;不良贷款余额为120.50亿元,较上年末增加了17.4亿元;拨备覆盖率为167.04%,较上年末增长了12.19个百分点。

数据显示,广州农商行的不良率和不良贷款余额已处于“三连升”的状态。不良贷款率从2019年的1.27%上升至2021年的1.83%;不良贷款余额从48.05亿元增长至120.50亿元。

不过,从资本充足率来看,2021年,广州农商行三大充足率指标均得到提升。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3.09%、11.06%、9.68%,较上年末分别上升0.53个、0.32个、0.48个百分点。这主要归功于广州农商行去年通过定向增发募资近百亿元来“补血”。

 

巡查组反馈:内控机制缺失?

 

值得一提的是,广州农商行在今年3月份被点名“内控机制缺失”。根据广州纪委监委官方号“廉洁广州”显示,2022年3月10日,广州市委第三巡察组向广州农商行党委反馈了巡察“回头看”的情况。

广州农商行存在的主要问题如下:广州农商行党委推动银行高质量发展不够有力,以案促改工作不够深入。

具体来看,广州农商行贯彻落实上级重大决策部署存在差距,对如何结合实际做优做强、实现高质量发展的路径研究不够,防范化解金融风险不够有力,统筹发展和安全不够到位。

党委履行全面从严治党主体责任不够到位,以案促改工作成效不明显,层层传导压力不够,内控机制存在缺失,信贷等重点领域和关键岗位廉洁风险较为突出,业务接待不规范,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问题时有发生,对上轮巡察发现问题整改不够到位。 

领导班子和干部队伍建设存在短板,“三重一大”决策不规范,基层党建工作质量不高,干部选拔任用不够规范,党员干部日常监督管理不够到位,人事档案管理不够规范。

另外,《商讯·公司金融》注意到,今年初至今,广州农商行共收到8张罚单,合计被罚金额为730万元。其中5张发给了相关责任人,最大单笔罚款金额为590万元。

5月27日,银保监会网站公布的清银保监罚决字〔2022〕5号显示,广州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清远分行贷款业务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邓哲勇负主要责任。中国银保监会清远监管分局对广州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清远分行罚款合计40万元;对邓哲勇给予警告。

1月7日,央行广州分行官网披露,广州农商行存在未按规定履行客户身份识别义务、未按规定报送大额交易报告或者可疑交易报告、与身份不明的客户发生交易的违法行为,被罚款人民币590万元,5名相关责任人也是同样收到了罚单。

1月30日,银保监会官网公布的粤银保监罚决字〔2022〕9号显示,广州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对非保本同业理财产品出具保本保收益承诺、虚假转让非标债权资产;陶俊杰、李良伟、胡英强负管理责任。中国银保监会广东监管局对广州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罚款100万元;对陶俊杰警告并罚款5万元;对李良伟、胡英强警告。

看来,广州农商行的问题依然不少,经营管理方面仍需加倍努力。


区域同行竞争压力大


改革开放以来,广东依托毗邻港澳的独特地理优势,抓住发展的机遇,积极参与国际竞争与合作,成为中国经济实力最雄厚、市场化程度最高、开放型经济最活跃的地区之一。

作为广东省会的广州市经济总量较大,银行机构众多,同业竞争十分激烈,目前已形成国有大型银行、全国性股份制银行、地方商业银行、政策性银行、外资银行等各类金融机构全覆盖的金融服务体系。

作为东道主的广州农商行可谓是“群狼环伺”,区域竞争异常激烈。除开国有大行、外资银行不说,广州农商行目前两个较有力的竞争对手或同为东道主的广发银行和广州银行。

最大东道主广发银行,也是目前全国12家股份行,未上市的两家之一。但在去年的工作会议也是提出了力争在“十四五”期间实现公开上市。

2021年,广发银行实现营业收入为749.05亿元,较2020年下滑6.98%;归属净利润154.51亿元,同比增长31.09%。

截至2021年末,广发银行集团总资产3.36万亿元,较年初增长10.96%;本外币贷款余额2.02万亿元,本外币存款余额2.09万亿元,较年初分别增长12.11%和13.07%。不良贷款率1.41%,较上年末下降0.14个百分点;拨备覆盖率186.27%,较上年末提升7.95个百分点。

对于营收的下降,广发银行在年报中表示,主要是为有力支持实体经济发展,其降低实体融资成本,同时提前主动调整风险策略,合理降低高收益零售贷款占比,利息净收入同比下降。

另一位东道主广州银行正在向A股发起冲击。2021年,广州银行实现营业收入165.6亿元,同比增长11%,归属净利润41.01亿元,同比减少7.93%。

截至2021年末,广州银行资产总额突破7200亿元,达到7200.97亿元,同比增长12.23%,其中各项贷款余额(不含应计利息)3881.38亿元,同比增长17.37%。负债总额6691.97亿元,同比增长11.76%,其中各项存款余额(不含应付利息)4052.70亿元,同比减少1.26%。不良贷款率1.57%,比上年增加0.47个百分点。拨备覆盖率为189.43%,较上年末下降了52.32个百分点。同样,在年内也是加大了拨备计提。全年信用减值损失76.53亿元,比上年增加20.08亿元,增幅35.57%。

从各项经营指标看,广发银行的体量碾压广州农商行,若未来上市成功,体量将再会更上一个台阶;广州银行的体量小于广州农商行,但发展势头不容小觑。广州农商银行确实需要加倍努力了。


发表评论

排行榜

  • 日排行
  • 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