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华晨宝马利润贡献独占鳌头,短期债务偿付或承压


近日,华晨汽车集团控股有限公司(下称“华晨汽车”,01114,HK)发布半年报,今年上半年营业收入为14.5亿元,比上年同期下降23.85%;其中股东应占溢利40.45亿元,按年上升25.24%,每股盈利为0.80元。

华晨汽车旗下有中华、金杯、上海申华三个上市公司,同时背靠宝马这座大山。在公布的半年报中,华晨宝马车仍然一枝独秀;此外,华晨东亚汽车金融的业务利润方面取得了些许增长,而有信用评估公司则认为,其短期债券偿付承压。

华晨宝马利润贡献独占鳌头,短期债务偿付或承压


华晨宝马利润持续增长

据天眼查数据,华晨汽车成立于2002年,是一家由辽宁省政府出资设立的国有独资公司。业务内容包括整车、发动机、核心零部件研发、设计、制造、销售以及资本运作为一体的大型企业集团,直接或间接控股华晨中华汽车控股有限公司、金杯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和上海申华控股有限公司三个上市公司。2003年与宝马集团合作建立合资公司华晨宝马,身为豪车的宝马也是华晨汽车销量最高的车系。

今年上半年,华晨宝马共销售汽车26.2万辆,与去年同期的26.4万辆相比,下降约0.8%。其中由于受疫情影响,华晨宝马一季度销量为9.8万辆,同比去年同期下降25.71%;在二季度销量回暖的情况下,华晨宝马销量同比激增30%,跃至16.4万辆。

据华晨汽车公布的财报显示,2015年至2019年,华晨宝马给华晨汽车贡献的净利润分别为38.23亿元、39.93亿元、52.33亿元、62.45亿元和76.26亿元。5年的时间里,华晨宝马向华晨汽车贡献了269.2亿元,且利润贡献规模不断扩大。

《每日商业报道》还在公告中看到,华晨汽车对华晨宝马本年度下半年之前景抱有信心。豪华汽车之市场需求持续畅旺,销售有望重返正常水平。事实上,在上半年的疫情影响之下,华晨宝马向集团贡献的净利润可达到不降反增的效果;那么由此可推,未来华晨宝马对华晨汽车的利润贡献将再创新高。

另外,2020年上半年,华晨雷诺共销售11733辆轻型客车及MPVs(多用途汽车),较2019年同期售出的20234辆减少42.0%。售出的轻型客车当中,海狮轻型客车占10782辆,较2019年前六个月售出的18132辆减少40.5%。阁瑞斯MPV的销量由2019年上半年的1428辆下跌33.4%至2020年同期的951辆。

乘联会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华晨中华销量仅为3186辆;金杯汽车上半年总销量为7661辆。

华晨汽车在公告中表示,未来将会对在雷诺的支持下对团队进行转型及升级,巩固中型厢式客货车市场份额及进军重型厢式客货车分部,并继续开发电动型号。目前,华晨雷诺管理团队已经整固,全力升级产品并开发新型号是下一步目标。

 

短期债务偿付承压?

华晨东亚汽车金融在新业务规模和溢利方面取得增长。其中,去年提供汽车金融服务利息及服务费收入(扣除其他间接税项)为4.71亿元,同比增长24.88%。

公司在公告中表示,将会继续扩大与一众地方及环球银行之伙伴关系,分散资金来源,并与多间银行伙伴推出零售联合贷款业务,加强支援公司进取之增长策略。

另外,《每日商业报道》发现,2018年华晨中国与宝马集团约定好的公告协议显示,华晨中国所持有的华晨宝马25%股份拟作价290亿元出售给宝马集团,该交易预计将不迟于2022年之前完成。受此合资股比调整影响,华晨中国的估值中枢从此前的15倍PE下降至5倍PE左右。而合约达成时,华晨中国从合资公司分得的利润也将减半。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华晨集团存续债券共15只,存续规模175.73亿元,兑付期主要集中在2022年。7月下旬以来,华晨汽车旗下部分债券便开启了连续下跌的模式。债券集体大幅下滑,目前多只债券已经停牌。

而这一频繁售卖现象也被被市场参与者们解读为或是该公司债务风险恶化的重要信号。根据记者求证,目前,该公司的债权银行已组成华晨汽车集团控股有限公司债委会,其中大银行为主要牵头行;现阶段债委会的工作还处在让各家债权行上报债权。

不过,相关负责人表示:“成立债委会主要是协调相关债权方不要抽贷、压贷、断贷,继续给予公司金融财务上面的支持,并非企业自身进行破产重整。”

关于华晨汽车集团的债务情况,东方金诚国际信用评估有限公司披露,截至2020年3月末,公司负债总额1226.75亿元,较2019年末下降15.27%,主要系偿还一年内到期的债券及长期借款所致。从期限结构看,截至2020年4月至12月末,公司有息债务规模为432.67亿元,占全部有息债务的63.87%,公司短期债务规模大,存在短期集中偿债压力。

在这一节点上,为了业务利润的稳固,宝马迅速送来了援助。7月份以来,宝马先是将华晨宝马零部件500亿元的大单签给了华晨集团,又在8月一次性派驻20名德国宝马专家进入华晨汽车,帮助华晨汽车提升业务水平。除此之外,华晨方面也开始通过向辽宁省政府寻求援助来展开自救。


(END)

撰 文|柳春

编 辑|刘致文

文章部分配图来自网络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