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蜂助手IPO 前股权转让“看不懂”,经营周转有问题?

2月3日,蜂助手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蜂助手”)更新招股书。据悉,蜂助手于2020年10月28日提交创业板指上市申请,截至目前已完成一轮问询。

此次上市,蜂助手拟发行股票不超过4240万股,募集资金约4.54亿元,将用于综合服务云平台建设、研发中心建设等项目。

每日商业报道(www.bizvcw.com)发现,做着互联网引流、卖视频会员生意的蜂助手,近年来的利润虽有上升,但经营现金流净额却不稳定。引人注意的是,新三板摘牌后,蜂助手又进行了频繁的股权转让,引监管问询。此外,蜂助手在报告期内,曾与腾讯有诉讼没有披露。

经营现金流不稳

蜂助手成立于2012年,是一家互联网数字化虚拟商品综合服务提供商,主营业务包括数字化虚拟商品综合运营服务、物联网应用解决方案及技术服务。其中,数字化虚拟商品综合运营服务分为聚合运营服务、融合运营服务和分发运营服务三大服务,合计收入占比在90%以上,其中分发运营服务的毛利率占比最高。

其实,蜂助手主要盈利模式是获得购销差价或服务佣金,客户包括国内的中国移动、中国电信、中国联通三大运营商,及爱奇艺、优酷、芒果TV三家头部网络视频商等。

根据财务数据披露,蜂助手的业绩表现总体呈上升趋势。2017年-2020年上半年,蜂助手分别实现收入3.66亿元、2.91亿元、4.23亿元和2.11亿元,同期归属净利润分别为3690.47万元、4129.87万元、6244.05万元和3628.40万元。

蜂助手IPO 前股权转让“看不懂”,经营周转有问题?

账面利润在增长,蜂助手的现金流却忽高忽低。报告期内,公司经营活动所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1080.04万元、351.96万元、-935.61万元和2459.24万元,不仅追不上净利润逐年增高的脚步,还时常跌入负值。因此,蜂助手需要依靠短期融资进行周转。

蜂助手IPO 前股权转让“看不懂”,经营周转有问题?

中国移动为最大客户

蜂助手IPO 前股权转让“看不懂”,经营周转有问题?

对于运营主要业务之一的分发业务,每日商业报道(www.bizvcw.com)注意到,蜂助手在分发运营业务的广东移动手机营业厅APP的毛利率竟达到98.70%,而其他推广方式的毛利率并不高。


蜂助手IPO 前股权转让“看不懂”,经营周转有问题?

蜂助手IPO 前股权转让“看不懂”,经营周转有问题?

向前追溯到2017与2018年,其分发运营的APP中还有10086APP,毛利率分别为88.28%和88.74%,而广东移动手机营业厅APP和10086APP均为中国移动旗下产品。

除了分发业务,在报告期内,中国移动一直是蜂助手的最大客户。根据招股书披露,公司前五大客户的销售金额分别为1.2亿元、1.14亿元、2.3亿元和1.42亿元,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32.84%、39.04%、54.42%和 67.48%。其中,中国移动及其下属公司收入占比分别为 10.65%、16.50%、26.90%及 38.17%,为公司第一大客户,集中程度逐渐升高。

对此,深交所在首轮问询中提出,需要蜂助手说明是否对中国移动形成重大依赖以及拟采取的应对措施。

蜂助手表示,对于中国移动集中度的升高主要系公司客户较为分散所致。报告期内,公司对中国移动的总收入占当期公司营业收入的比例最高不超过40%,并不构成对单一客户的重大依赖,公司自成立初期向中国移动提供分发运营服务,与此同时,公司也正在积极拓展与其他运营商的合作。

股权转让引质疑

根据公开资料,蜂助手曾在2016年9月2日于新三板挂牌,于2018年4月25日退出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并终止挂牌,开始了冲刺IPO的准备。而终止挂牌后的数次股权转让经历,引起了众多市场人士与监管的注意。

据招股书介绍,蜂助手自成立以来,共发生 23 次股权(股份)转让、12 次增资和1次整体变更,其中2018年摘牌后的股权转让次数高达19次,且价格差距令人咋舌。

2018年5月摘牌后的第一次股权转让,蜂助手股东吴雪锋以13.5元/股的定价向杭州银湖出让16万股股份,交易总价216万元,但同年8月,吴雪锋便再从杭州银湖的股东处以10.5元/股的价格购回20万股股份,总价却为210万元。

两个月过后,蜂助手在摘牌后的第三次股权转让中,转让价降至2.86元/股,到了11月,再次下降至谷底1.26元/股。此后,蜂助手又前后进行多次股权转让,转让价格忽高忽低,直到第十次股权转让,价格再次回升至10.0元/股。

蜂助手IPO 前股权转让“看不懂”,经营周转有问题?

仅在一年半内出现19次价格悬殊的股权转让,这一行为很难不让人注意。深交所在问询中提出,要求蜂助手说明历次股权变动的原因、定价依据、支付方式及是否合规。在蜂助手在反馈的内容中称,其摘牌后的股权转让原因大多是出于个人资金周转需要,而定价依据多为双方协商结果。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企查查信息,蜂助手在报告期内曾有一次“神秘诉讼”。

2020年4月3日,腾讯科技(深圳)有限公司曾以买卖合同纠纷将蜂助手告上法庭,却又在一个多月后主动撤诉,其中还涉及对蜂助手718.49万元的财产冻结。

蜂助手IPO 前股权转让“看不懂”,经营周转有问题?

但对于此次诉讼以及纠纷原因,蜂助手在招股书中均只字未提,并表示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日,公司不存在尚未完结的涉案标的在500万元以上的诉讼、仲裁案件情况。

另外,截至2019年末,蜂助手还欠着腾讯商品采购679.30万元应付账款未付。直到2018年,腾讯还是蜂助手的前五大客户之一,自2019年开始却不见了踪影。

对于诉讼原因、撤诉原因,以及此案为何没有在招股书中进行披露,每日商业报道(www.bizvcw.com)向蜂助手去函进行采访,截至发稿前未收到回复。

发表评论

排行榜

  • 日排行
  • 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