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广东揭东农商行拨备覆盖大降,股东关联未见披露

广东揭东农商行拨备覆盖大降,股东关联未见披露

今年年初,中小商业银行纷纷通过定向增发等手段进行“减压”,降低风险。广东揭东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东揭东农商行”)也在其中。


《商讯·公司金融》注意到,广东揭东农商行此次发行的股票份总额已超过其现有的4.78亿股份总数。之所以如此大幅度进行定增,或与其风险相关,虽然资产总量稳步增长,但盈利能力受2020年疫情影响较大,拨备覆盖率大降,并且财务多项指标未达监管红线。


另外,广东揭东农商行的多位股东或存关联关系,并且,其股东单位为其员工办理社保方面的数据显示,员工参保人数存在个位数甚至“零人”参保。


资产总量逐年增长


广东揭东农商行本次拟发行股票总数不超过4.98亿股,定向募股的价格为1.00元/股,预计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4.98亿元,全部由认购对象以现金方式认购。


另外,在认购股份的同时,投资人需另行支付不超过9.44元/股用于自愿认购公司财产信托受益权。即本次定向发行对象每认购1股总共需支付不超过10.44元。


定向发行说明书显示,2018年-2020年9月末,广东揭东农商行的资产总额分别为201.04亿元、218.75亿元和234.04亿元,资产总额的增长主要表现为持有至到期投资等投资类资产的增长。负债总额分别为197.22亿元、213.91亿元和217.67亿元,负债增长的主要原因系吸收存款的增长。


报告期内,广东揭东农商行发放贷款和垫款账面价值分别为74.13亿元、78.89亿元和95.98亿元。吸收存款总额分别为191.88亿元、203.52亿元和209.95亿元,呈稳定增长趋势。其中,个人存款分别为175.24亿元、189.05亿元和195.73亿元,分别占存款总额的91.33%、92.89和93.23%;公司存款分别为16.24亿元、14.28亿元和13.89亿元,分别占存款总额的8.47%、7.02%和6.61%。


虽然广东揭东农商行整体业务规模发展良好,但受2020年新冠疫情影响,广东揭东农商行的盈利能力下降明显。


广东揭东农商行拨备覆盖大降,股东关联未见披露


2018年-2020年9月末,广东揭东农商行的营业利润分别为-2.71亿元、1.15亿元和0.04亿元;净利润分别为0.73亿元、1.03亿元和355.40万元。


令人不解的是,2018年,广东揭东农商行的营业收入为4.05亿元、营业支出为6.76亿元、利润总额为-2.59亿元,但其净利润却处于盈利状态。根据换算公式净利润=利润总额-所得税费用,在当期利润总额处于亏损状态下,净利润怎会是正值?


对于当期所得税费用数据,《商讯·公司金融》并未在广东揭东农商行的定向发行说明书中找到。那么,是不是有别的非经常性收入呢?下表格中显示,


广东揭东农商行拨备覆盖大降,股东关联未见披露


2018年-2020年9月末,广东揭东农商行的利息净收入分别为4.01亿元、3.91亿元和1.45亿元,分别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为98.92%、98.63%和97.85%;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409.92元;投资收益为0;其他业务收入为28.26万元。


多指标低于监管红线


2020年以来,增强中小银行资本实力成为化解系统性风险的重要一环。通过处置不良资产、拨备计提和利润留存,增强银行自身实力外,通过发行股份、债券、二级资本债等方式,由外部来提升资产质量。


此定增说明书显示,广东揭东农商行的资产质量确实堪忧,多指标低于监管红线。


广东揭东农商行拨备覆盖大降,股东关联未见披露

广东揭东农商行拨备覆盖大降,股东关联未见披露


2018年-2020年9月末,广东揭东农商行贷款减值准备余额分别为29.50亿元、28.21亿元和10.97元。对此,广东揭东农商行表示,2020年1-9月贷款损失准备减少主要系当年核销不良贷款导致的。


报告期内,广东揭东农商行采取核销、债权转让、清收处置不良资产等多种方式,争取2020年底将不良贷款压降至1.60亿元以下,从而转回已提取的部分减值准备。


   定向发行说明书中并未对不良贷款及核销规模进行详细的披露,但根据广东揭东农商行披露的拨备覆盖率来看,2018年-2020年9月末,广东揭东农商行的拨备覆盖率分别为55.94%、61.27%、20.28%,较监管要求的150%以上相差甚远。


《商讯·公司金融》通过拨备覆盖率=贷款减值准备/不良贷款×100%公式核算,2018年-2020年末,广东揭东农商行的不良贷款分别为52.74亿元、46.04亿元、54.09亿元。


广东揭东农商行表示,截至2020年10月31日,公司的不良贷款率未达到监管要求。将其不良贷款率未达到监管要求的主要原因为:一是由于借款主体自身经营不善未能按期归还贷款本息。且受宏观经济持续低迷和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影响,相当一部分贷款客户未能走出经营困境,应收账款大增,资金周转困难,利润不断下滑,现金流持续萎缩,造成亏损甚至停产,导致贷款逾期而形成不良。二是信用风险化解不及时,积累了信贷风险,造成贷款逾期后清收化解困难。三是为加强贷款风险分类管理,全面反映资产质量,我行严格按信贷资产风险分类标准,及时、动态、真实地做好贷款风险分类工作,将部分出现风险的逾期贷款按规下调至不良类。四是部分系列贷款仍处于筹集资金进行资产重组和转贷盘活阶段,暂未全面化解风险。


另外,广东揭东农商行的监管指标不符合要求的还有成本收入比、资产利润率、资本利润率和净息差。


报告期内,广东揭东农商行的成本收入比均不符合监管指标要求;2018年-2020年9月末,成本收入比分别为55.80%、55.76%、98.03%,均高于红线45.00%的红线要求;资产利润率分别为0.39.、0.46%和00.2%,均低于监管红线0.6%;资本利润率分别为8.09%、23.68%和0.29 %,仅2019年资本利润率突增,满足监管要求,其余均低于监管红线11%;净息差分别为2.10%、2.14%、1.03%,2020年前9月的净息差未能满足监管红线要求的2.00%。


值得注意的是,《商讯·公司金融》发现,广东揭东农商行在定向发行说明书中并未对三大资本充足率、不良率、单一集团客户授信集中度、单一客户贷款集中度等监管指标进行披露。


股东之间或存关联


广东揭东农商行成立于2006年12月,前身为揭东县农村信用合作联合社,2014年改制为广东揭东农商行。


截至股权登记日,其股本总额为4.78亿股。其中:法人股2.68亿股,占总股本的56.06%;自然人股(包括职工自然人股)2.10亿股,占总股本的43.94%。


广东揭东农商行拨备覆盖大降,股东关联未见披露

 

广东揭东农商行拨备覆盖大降,股东关联未见披露


广东揭东农商行的股权同其它农商行股权一样较为分散。在前十大股东中持有其股份比例5%以上的合计5名,第一大股东广东万和新电气股份有限公司持有公司0.38亿股股份,持股比例为8.00%。第二大股东上海宏伊企业集团有限公司持有公司股份38,254,857股,占公司总股本8.00%。广州富实投资有限公司持有公司股份36,830,473股,占公司总股本7.70%。湖南美联置业有限公司持有公司股份32,353,842股,占公司总股本6.77%。揭阳市骏兴毛织有限公司持有公司股份25,710,113股,占公司总股本5.38%。


其余5位前十大股东分别为上海潮商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广东海兴塑胶有限公司、揭阳阿德莱德智能机械有限公司、深圳市定荣实业有限公司、广州市长兴服装有限公司。


值得一提的是,《商讯·公司金融》发现,广东揭东农商行的第二大股东上海宏伊企业集团有限公司与第六大股东上海潮商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第三大股东广州富实投资有限公司与第十大股东广州市长兴服装有限公司或存在关联关系。


企查查显示,广东揭东农商行的第二大股东上海宏伊企业集团有限公司成立于2008年6月,法定代表人为郑育健,注册资本为1.00亿元人民币。企业地址位于上海市崇明区长兴镇江南大道1333弄19号楼2层206室,所属行业为商务服务业。


上海潮商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成立于2012年11月,法定代表人为赵澄宇,注册资本为1.20元人民币。企业地址位于上海市黄浦区九江路288号3102室,所属行业为商务服务业。


广东揭东农商行拨备覆盖大降,股东关联未见披露


根据企查查显示,二者在工商登记中所预留的电话信息为同一电话。另外,上海宏伊企业集团有限公司的法人郑育健和实控人陈美卿在上海潮商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法定人赵澄宇的关联企业担任大股东、实际控制人。


《商讯·公司金融》特就此事函至广东揭东农商行,但截至发稿前尚未得到任何回复。


若广东揭东农商行的上述二位股东存在关联关系,若上海潮商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为上海宏伊企业集团有限公司旗下企业,那么就意味着广东揭东农商行的第二大股东上海宏伊企业集团有限公司持有广东揭东农商行超过10%的股份。


《商讯·公司金融》查阅相关政策文件了解到,根据银保监会发布的《中国银保监会农村中小银行机构行政许可事项实施办法》要求,单个境内非金融机构及其关联方、一致行动人合计投资入股比例不得超过农村商业银行股本总额的10%。


近年来,金融市场正式进入强监管状态,相关法律法规越来越完善。为规范加强商业银行股权管理,规范商业银行股东行为,弥补监管短板,银保监会相继颁布了《中国银监会办公厅关于做好〈商业银行股权管理暂行办法〉实施相关工作的通知》和《中国银监会办公厅关于规范商业银行股东报告事项的通知》两个配套文件,以落实《商业银行股权管理暂行办法》的相关要求。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银行研究中心主任曾刚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长期以来,有效的公司治理被视为商业银行稳健运行的基石,而股权管理更是商业银行公司治理的核心内容。规范商业银行股东行为,进一步健全公司治理结构,实现金融风险的源头管控,是我国银行业防控金融风险、弥补监管短板的一项重要举措。


值得一提的是,第三大股东广州富实投资有限公司与第十大股东广州市长兴服装有限公司同样存在关联关系。


企查查显示,广州富实投资有限公司成立于2010年7月,法定代表人为江奕琪,注册资本为0.60亿元人民币。企业地址位于广州市花都区新华街商业大道东1号330房,所属行业为商务服务业。


广州市长兴服装有限公司成立于2013年3月,法定代表人为陈玉燕,注册资本为0.10亿元人民币。企业地址位于广州市花都区雅瑶镇雅瑶中路自编18号2楼之二,所属行业为纺织服装、服饰业。


广州富实投资有限公司与广州市长兴服装有限公司在工商信息登记中预留的两个电话号码同样相同。而且,广州富实投资有限公司的法人江奕琪曾为广州市长兴服装有限公司的股东,2019年4月份退出广州市长兴服装有限公司。


另外,《商讯·公司金融》注意到,广东揭东农商行的股东在各自的经营中,似乎存在一些问题。广东揭东农商行的股东单位,为其员工办理社保方面的数据显示,员工参保人数存在个位数甚至“零人”参保。


如上海宏伊企业集团有限公司、湖南美联置业有限公司、上海潮商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三位股东单位的员工参保人数均为0人,揭阳阿德莱德智能机械有限公司1人、广州市长兴服装有限公司1人、广州富实投资有限公司为7人。


这不仅让人产生疑问,广东揭东农商行的股东单位究竟是“空壳公司”还是“未依法为员工缴纳社会保险”?


《商讯·公司金融》就上述问题函至广东揭东农商行,但截至发稿前尚未得到任何回复。


发表评论

排行榜

  • 日排行
  • 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