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苏宁易购停牌前现恐慌抛售,重大股权转让引担忧

6月1日以来,苏宁易购(002024,SZ)的股价在持一年来的下跌后,再度开启下跌模式,并有加速的迹象。截至6月15日更是以跳空开盘,全天股价不断走低,截至收盘,苏宁易购报5.59元/股,创出8年来新低。

6月16日,苏宁易购因重大股权转让临时停牌,停牌前股价如此走势或是投资者担心苏宁易购债务压力山大,纷纷抛售。但每日商业报道(www.bizvcw.com)注意到,今年一季报苏宁易购经营现金流已经出现回暖,经营战略调整动作频频。

 
因股权转让停牌

6月16日,深交所发布消息,苏宁易购股价临时停牌,停牌理由为“拟披露重大事项”,待公司披露相关公告后复牌。


苏宁易购停牌前现恐慌抛售,重大股权转让引担忧

 

同时,苏宁易购于当日发布公告称,收到公司实际控制人、控股股东张近东先生及股东苏宁电器集团有限公司的通知,其正在筹划涉及公司股份转让的重大事项。交易具体方案尚在筹划中,尚需取得有关部门的批准,存在不确定性。公司股票于2021年6月16日 (星期三) 开市起停牌,预计停牌时间不超过5个交易日。


每日商业报道(www.bizvcw.com)注意到,停牌的前一天,也就是6月15日,苏宁易购发布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张近东累计5.4亿股持股被司法冻结,占其所持比例的27.68%,冻结起始日为6月11日,冻结期为三年。 


对此,在股份冻结的补充公告中,苏宁易购称,苏宁置业与华能信托有笔存续信托贷款合同,融资本金不超过30亿元,分期还本,苏宁置业以其自有物业资产提供抵押担保,苏宁电器集团有限公司、张近东及其配偶为上述信托贷款提供担保。


同时,近期,华能信托将上述债权转让给了英铭远晟,英铭远晟向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申请了公证债权文书的强制执行,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冻结了张近东先生持有的公司5.4亿股股份。


苏宁易购还表示,苏宁置业已向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出执行异议,法院已受理执行异议。

 

苏宁易购停牌前现恐慌抛售,重大股权转让引担忧

 

其实,6月9日,就有多家媒体报道称,苏宁电器集团有限公司6月4日新增一条被执行人信息,执行标的超30.82亿元,执行法院为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除了苏宁电器集团有限公司,还有苏宁置业集团有限公司、张近东和刘玉萍同为被执行人。 当时,苏宁控股向媒体表示,“目前仅是执行立案阶段,我们已正式向北京二中院提出执行异议”。

 

苏宁易购停牌前现恐慌抛售,重大股权转让引担忧


每日商业报道(www.bizvcw.com)查询企查查发现,张近东为苏宁易购的实际控制人,参股比例为20.96%,存在自身风险12条,关联风险2906条,多与未履行法律义务被强制执行有关。


据苏宁易购此前通报,张近东累计质押股数14.12亿股,占其所持股份比例为72.32%。冻结的5.4亿股,加上这之前质押的14.12亿股,意味着张近东所持有的所有股份都已被质押或冻结。

 
债务压力山大

除了股权冻结与法律纠纷,苏宁易购还曝出了股票被动减持的情况。


6月15日,苏宁易购发布另一则公告称,公司第三大股东苏宁电器集团有限公司因部分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触发协议相关条款的约定,于6月11日被动减持1000万股,并预计在未来6个月内可能减持公司股份不超过3.835亿股(占总股本的4.12%)。


公告显示,截至6月14日,苏宁电器集团持有公司股份13.01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3.98%。一旦此次减持完成,这一数字或将下降至小于7%。


所谓“因部分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触发协议相关条款的约定”,简单来说,就是苏宁电器之前将苏宁易购的股份进行质押融资,后因在还款期限到来时无法还款,质押的股票遭银行卖掉,触发了被动减持。

 

苏宁易购停牌前现恐慌抛售,重大股权转让引担忧

 

据了解,一般来说,被动减持会带来一些不利因素,比如资金链断裂、投资出逃、信誉损失等。此次被动减持,苏宁易购回应称,“公司自身发展情况良好”。


值得一提的是,这并非苏宁易购近期遭遇的第一次被动减持。6月1日,苏宁易购发布关于股东股份变动的提示公告,苏宁电器集团开展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业务被动减持股份数量1000万股。6月3日,苏宁电器集团开展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业务被动减持股份数量950万股。加上6月15日披露的减持股数,苏宁电器集团近期已经累计被动减持2950万股。


频繁减持的背后,最大可能是苏宁易购资金吃紧、债务压力山大的现状。同时,苏宁易购也在为解决这一难题,而努力。


财报显示,苏宁易购2020年经营现金流量净额为负-16.22亿元。2021年一季报显示,经营现金流量净额为4.68亿元,似乎在疫情受控之后,经营情况有所好转,但资产负债率继续逐年攀升,达到了66.63%,超过了40%-60%的正常值。


2月28日,苏宁易购发布公告,称将实控人张近东、苏宁控股、苏宁电器三大股东手中的部分股份有偿转让给深圳国资委旗下的两家公司,以纾解其现金流短缺的燃眉之急。


6月2日,苏宁易购再次发布公告,其股东苏宁电器集团拟将持有的公司5.2亿股无限售流通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5.59%)转让给新零售基金。


每日商业报道(www.bizvcw.com)注意到,此次股权转让同样有官方背书。据报道,新零售基金由江苏省国资、南京市国资在5月初与苏宁控股集团签署,由江苏省与南京市国资、苏宁、社会资本共同出资,总规模200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红星新闻》报道显示,有爆料人表示,苏宁易购提供的员工宿舍名叫紫金嘉悦,租金比市价便宜。“原本只租给校招生,上个月突然开放给全体员工,并且只接受预交6个月租金。”


苏宁易购南京总部的一位员工则向媒体透露,收到通知后,有同事在准备提前换房,也有同事已经在准备离职跳槽。

 

苏宁易购停牌前现恐慌抛售,重大股权转让引担忧

 
爆料截图(来源:红星新闻)
 
经营战略快速调整

查阅近年财报可以看出,苏宁易购2020年营收首次呈现同比下降。同时,归属净利润首次呈现亏损,而扣非净利润已经连续7年处于亏损状态,2020年扣非净利润为-68.07亿元,这是苏宁易购上市以来最大的亏损额,当然,新冠疫情的影响也是主要因素之一。


面对苏宁易购如此的经营成绩,2月19日,张近东表示,苏宁今年将大刀阔斧进行业务变革,针对不在零售主赛道的,该关的关、该砍的砍。


同时,众多媒体报道称,2021年,苏宁将大刀阔斧进行业务变革,“将聚焦家电、自主产品、低效业务调整以及各类费用控制四个利润点,强化苏宁易购主站、零售云、B2B平台、猫宁四个规模增长源”。


张近东的动作果然迅速,2月28日,江苏苏宁足球俱乐部官微发布《关于江苏足球俱乐部所属各球队停止运营的公告》称,由于各种无法控制的要素叠加,俱乐部无法有效保障继续备战中超、亚冠,即日起停止所属各球队的运营。


对此,《北京商报》报道称,在业内看来,江苏苏宁足球俱乐部退出已无法避免。苏宁足球俱乐部靠砸钱堆砌,一旦苏宁集团主业不振,输血中断,而球队和产业缺乏自我盈利能力,最终会成为阻碍企业发展的“包袱”。


《体坛周报》6月12日报道,江苏苏宁训练基地已经被拆除,“上届中超冠军江苏苏宁队的徐庄训练基地终究逃不过被拆除的命运,这座漂亮的训练基地正在变成废墟”。苏宁的足球版图也正式告结。

 

苏宁易购停牌前现恐慌抛售,重大股权转让引担忧


财经评论员马赛表示,苏宁易购近年来经营状况不佳的原因主要有两个,第一是竞争对手的成长,第二是苏宁整体并没有专注主业,过分的多元化经营,无法保证主业的盈利。之所以能保持归属净利润盈利,还是因为资产的变卖和投资的资产升值。


尽管经营战略调整不易,今年的“618”购物节,苏宁易购主站的宣传造势仍然没有示弱。6月15日晚间,苏宁易购在官方微博宣布,与笑果团队联合打造的“毕业野要在一起”618脱口秀毕业会正式定档。李诞、王勉、杨笠等笑果文化艺人,以及歌手萧敬腾、演员张萌等一众明星已经宣布加盟。


据悉,苏宁易购“618”于6月16日0点启动,折扣方面包括跨店满200减30、24期免息日付低至1元等。有媒体指出,在折扣力度上,苏宁依然高于天猫与京东。

 

苏宁易购停牌前现恐慌抛售,重大股权转让引担忧


 

每日商业报道(www.bizvcw.com)注意到,苏宁易购此前公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618”购物节当天,销售额超过2019年“618”全天,全渠道销售规模增长129%。其中,大快消全天整体订单同比增长223%,到家业务订单暴增510%。不过,苏宁易购并未像天猫和京东一样发布具体成交数值。


发表评论

排行榜

  • 日排行
  • 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