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京东数科IPO:未分配利润为负47亿,刘强东为实控人

7月1日,证监会官网信息显示,京东数科拟赴科创板上市,已正式启动IPO辅导程序,并已与券商签署辅导协议。时隔3月,京东数科正式冲锋科创板。

9月11日晚间,上交所科创板披露了京东数字科技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京东数科”)的招股说明书。

《每日商业报道》了解到,京东数科本次拟发行不超过5.38亿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比例不低于10%,计划募资200亿元,募集资金主要用于投向“金融机构数字化解决方案升级建设”“商户与企业数字化解决方案升级建设项目”等共计5各项目,以及补充流动资金。

京东数科IPO:未分配利润为负47亿,刘强东为实控人

虽然京东数科营收增长迅猛,又处于新兴互联网数字科技行业领域,但目前累积的未分配利润仍高达-47.89亿元,而此次募资主要投入仍在研发与技术升级上;同时,刘强东个人仍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营收增长可观

资料显示,京东数科是一家全球领先的数字科技公司,于2013年从京东集团内部孵化出来,致力于为金融机构、商户与企业、政府及其他客户提供全方位数字化解决方案。

报告期内,京东数科营收增长可谓高速。招股书披露,2017年至2020上半年末,京东数科的营业收入分别为90.70亿元、136.16亿元、182.03亿元和103.27亿元,从2017年至2019 年年均复合增长率为 41.67%;2018年、2019年连续两年分别实现盈利1.30亿元和7.90亿元。

京东数科IPO:未分配利润为负47亿,刘强东为实控人

再从毛利率来看,根据招股书显示,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以下简称“报告期各期”),京东数科的毛利率分别为54.69%、64.38%、65.77%和67.08%,呈上升趋势。

京东数科IPO:未分配利润为负47亿,刘强东为实控人

虽然营收和毛利率都在增加,但是京东数科的净资产收益率并不理想。2017-2019年,京东数科净资产收益率分别为:-58.40%、1.44% 、4.53% ,2020年上半年净资产收益率为-3.62%。

 

京东数科IPO:未分配利润为负47亿,刘强东为实控人

当然,对于一家新兴的互联网金融科技公司来说,这仍然会受到资本极力追捧。企查查显示,2016年1月,京东数科完成66.5亿A轮融资,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嘉实投资和中国太平领投;2018年7月,京东数科与中金资本、中银投资、中信建投和中信资本等投资人签署协议,融资130亿元,投后估值约1330亿元。此后在2018年和2019年分别得到元禾厚望和过新央企股权融资,其金额未知。今年6月又得到了京东17.8亿人民币的股权融资。


募资主投研发升级

《每日商业报道》从招股书了解到,京东数科从2013年开始独立运营,名字为“京东金融”,提供的是大家熟知的京东“白条”服务,靠借贷盈利,并进一步向京东生态外的大型及中小型商户提供金融数字化解决方案;其后,业务进一步发展为金融科技模式,推出以银行为核心客户的金融机构风控解决方案,匹配银行等金融机构的数字化转型需求;2018年9月,京东金融正式更名为京东数科,从金融科技模式战略转型到数字科技模式。

目前,京东数科按照其服务行业和客户类型将其主营业务划分为金融机构数字化解决方案、商户与企业数字化解决方案、政府及其他客户数字化解决方案三大块,覆盖ToF、ToB、ToG。

截至2020年6月,京东数科三大业务的营收占比分别为41.48%、52.37%和5.57%。其中,金融机构(toF)、商户与企业(toB)这两类客户贡献了主要的收入,截至今年上半年,分别占京东数科总营收的41.48%和52.37%。

京东数科IPO:未分配利润为负47亿,刘强东为实控人

京东数科金融机构客户达600家,包括商业银行、保险公司、基金公司、信托公司、证券公司;在商户与企业服务领域,京东数科为100万家小微商户、超20万家中小企业、超700家大型商业中心等提供了包括业务和技术在内的数字化解决方案。

最后一块业务,政府及其他客户数字化解决方案(toG),这部分业务虽然目前营收占比仅为5.57%,但增长强劲,其过去三年的收入复合增长达239.05%。雄安、南通等标杆性项目的落地也产生了强烈的示范效应。

值得注意的是,招股书显示,截至 2020 年 6 月末,京东数科合并报表累计未分配利润为-47.89 亿元,母公司报表的累计未分配利润为-6.29 亿元。在风险一栏中该公司也提示:由于预计短期内无法完全弥补累计亏损,根据《公司章程(草案)》,公司弥补亏损和提取公积金后所余税后利润,按照股东持有的股份比例分配,因此公司可能存在短期内无法现金分红的风险。

京东数科IPO:未分配利润为负47亿,刘强东为实控人

对于出现的累积亏损,有专业人士表示,主要原因是股权激励和研发投入。京东数科招股书也显示,报告期各期公司按照企业会计准则确认的股份支付费用分别为43.81亿元、2.60亿元、3.56亿元及10.63亿元。

京东数科IPO:未分配利润为负47亿,刘强东为实控人

报告期内,公司的研发费用分别为10.78亿元、17.43亿元、25.67亿元及16.19亿元,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11.88%、12.80%、14.10%及15.67%。

京东数科IPO:未分配利润为负47亿,刘强东为实控人

同时,招股书显示,京东数科将超过72%的募集资金直接用于技术研发和数字化升级项目。截至报告期末,公司研发人员数量为4,172人,占员工总人数的比例为41.77%。

京东数科IPO:未分配利润为负47亿,刘强东为实控人


刘强东仍是实控人

招股书显示,上市发行前,刘强东直接持有京东数科4.29亿股股份,同时通过领航方圆、宿迁聚合、博大合能间接控制了20.09亿股股份,直接和间接控制股份数量为24.38亿股,占发行前总股本的50.35%。

京东数科IPO:未分配利润为负47亿,刘强东为实控人

《每日商业报道》注意到,京东数科的股权架构中存在两项特别安排。

第一项是特别表决权机制。京东数科股权被划分为A类和B类,除少量保留事项外,在股东大会上对其他事项行使表决权时,A 类股份持有人每股可投10票,B类股份持有人每股可投1票。

保留事项具体包括对公司章程作出修改,改变A类股份享有的表决权数量,聘请或者解聘公司的独立董事,聘请或者解聘为公司定期报告出具审计意见的会计师事务所,公司合并、分立、解散或者变更公司形式

刘强东直接持有的4.29亿股,以及通过领航方圆间接持有的9193.38万股股权为A类股份,其余为B类股份,因此其当前合计控制京东数科的表决权份数为71.26亿份,占本次发行前总表决权的74.77%。假设京东数科本次发行5.38亿股普通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比例为10%。发行后,刘强东直接和间接控制的持股比例为45.30%,控制表决权比例为70.77%,仍将是京东数科实际控制人。

京东数科IPO:未分配利润为负47亿,刘强东为实控人

第二项特别安排是协议控制。2020年6月,为了把持有的对京东数科的利润分成权转换为股权,通过在境内设立的外商独资公司江苏汇吉协议控制了内资企业宿迁聚合。后者直接持有京东数科36.80%的股权,为京东数科第一大股东。

京东数科IPO:未分配利润为负47亿,刘强东为实控人

据悉,这项安排是由于京东数科当前运营的增值电信业务属于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范围内的业务,公司不得不透过协议控制规避监管。

有业内人士表示,此前A股不接受特别表决权机制和外商协议控制架构,但为了吸引优质科创企业,科创板放开了这些限制,存在上述股权架构安排的企业才得以在A股上市。数字科技行业是典型的技术密集行业,人才是高科技公司唯一的竞争力。为留住核心人才,绑定核心员工与公司的长期利益,京东数科实施了股权激励计划。

发行前的股东名单中,宿迁聚合和刘强东分列为第一、第二大股东,第三大股东为京东数科员工持股平台宿迁东泰,持股数量为3.78亿股,占发行前总股本的比例为3.96%。

不过,当前宿迁东泰尚存在部分权益拟于上市后授予激励对象,京东数科也有可能在上市后实施新的股权激励计划安排,届时或将对公司业绩造成影响,亦可能会稀释股东权益。

 

(END)

撰文|王路

编辑|刘致文

文章部分配图来自网络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