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龙江银行才完成董事会换届,网贷又被曝“高息费”

“打造龙江人自己的银行”,龙江银行的这句广告语俘获了不少龙江人的心,但现实却很无情地打在了龙江银行的脸上。


年初,《经理人》杂志接到龙江银行客户黄女士(化名)的控诉,称其在龙江银行利民支行的服务真是太糟了,自己遭遇不说出来不行,气消不了。


同时,《经理人》杂志注意到,黄女士的遭遇,或与近年来,龙江银行的多位高管均因严重违法违纪落马有关。好消息是,近期,龙江银行才完成了新一届董事会的换届工作;多位股东成为失信被执行人,且第8大股东多次成为被执行人,执行数额巨大。不过,近日,龙江银行的互联网贷款业务又曝出屡遭客户投诉“高息费”的问题。


对此,《经理人》杂志联系龙江银行,但截至发稿前,尚未得到任何回复。

 

U盾问题6年未解决


黄女士气愤地向《经理人》杂志讲述她在龙江银行利民支行办理业务时的糟糕用户体验。


2015年的时候,黄女士在哈尔滨市注册了一家小微企业,并在龙江银行利民支行开了公户,但没想到从开户之后,就发现银行U盾出现问题。


在当初开户的时候,龙江银行一共给了两个U盾,一个是管理员的、一个是操作员的(当时龙江银行的工作人员给U盾编号尾号为40的标记为操作员U盾,另一个U盾编号尾号为39)。


2016年,有一次需要核对打款金额时,龙江银行的两个U盾在公司的台式电脑上均不能正常登陆使用,而个人的网银可以登陆使用。由于当时公司的业务体量小,也很少有账目往来,黄女士也没有在意,毕竟到银行大堂都是可以办理核对、取现等业务。但当业务量逐渐增多后,只能跑去大厅办业务的黄女士逐渐感到不方便。


于是,她多次向龙江银行利民支行的工作人员询问,其U盾为何并不好用。并按照龙江银行利民支行的工作人员告诉她的解决方法,都尝试了一遍,换电脑、换游览器、换网络……,但U盾不能登陆使用中的问题,始终没有得到解决。


时光匆匆,5年很快过去,但黄女士的问题却还是未能够解决。2021年,新冠疫情肆虐,实体经济不景气,黄女士选择了开网店,陆续开了5家店铺。需要用到网银的地方也就多了起来。


2021年底,已不知多少次将U盾拿到龙江银行利民支行都没解决的问题,但幸运的是,这次尾号40的U盾可以登陆上去了。支行的工作人员告诉黄女士,以后用360游览器就好用,推翻了在此之前他们告诉的要用大E8、微软XP系统的结论了。


不管怎么说,这次网银终于可以用了,黄女士也就没在争论什么。但好景不长,仅过了一个多月,黄女士通过网银进行提现,这次网银却又不好用了。这是怎么回事?一个多月之前不是已经好用了吗?


已经被折腾的没脾气的黄女士只有再次选择带上自己的笔记本、U盾来到了龙江银行利民支行大厅,工作人员经过两三个小时的尝试,得出了一个新的结果,那就是黄女士笔记本的插口松动了。这个结果被黄女士当场否决,因为此时,黄女士笔记本上还连接着无线鼠标可以正常使用。工作人员又一次建议黄女士换一台电脑吧!


黄女士气愤地跟《经理人》杂志表示,就因为这个U盾她已经在龙江银行利民支行工作人员的建议下换了两台电脑、两次网络、重新做过多次操作系统、换过N个游览器……五六年的时间,一个U盾的问题竟然都解决不了,这究竟是龙江银行在敷衍客户,还是其专业性不够?甚至是,当指出龙江银行的该问题时,得到的回复都是“我们这不是在给你解决问题嘛,这些异常都在排除呢”。

 

客户无奈销户


无奈之下,黄女士也将此事反馈到了龙江银行总部。2022年3月28日,龙江银行利民支行的工作人员致电黄女士表示,总部派了专业技术人员,让其带着U盾来大厅。于是,黄女士带着两个U盾和笔记本电脑来到了大厅。


龙江银行的专业技术人员查看了下黄女士的电脑表示,你的电脑是32位的,装的东西都是64位的不支持,需要重新做系统。黄女士也当场同意,就在一旁看着“专业技术人员”操作,但令黄女士感到诧异的是,该人员并没有重做系统,只是告诉黄女士,你这个盾(编号40)好用啊,没有问题。黄女士要求试一下另一只盾(编号39),结果该盾仍是不好用,最令黄女士实在不能接受的是,该技术人员却说,“另一只你也不经常使,就不用了呗”。


想起龙江银行一次又一次的敷衍了事,黄女士彻底丧失了耐心,也不想和龙江银行有任何纠缠了,拿着所有的资料去窗口办理销户。


万万没想到,黄女士在等待销户的过程中,又被龙江银行窗口工作人员的专业素养“惊”到了。由于销户手续较为繁琐,在等待销户的过程中,黄女士就和朋友讲述了在利民支行这6年间的遭遇,而这却引来银行窗口工作人员不满,说,她是新来的,黄女士说的具体情况她不知道,但说银行6年了都没解决黄女士的问题,她不爱听。


气愤的黄女士遂向其反问道,如果服务好的话,我为什么要销户呢?因此,黄女士把个人户、公司户都已经在龙江银行办理了销户。并表示,以后再也不会用它家的服务了。


《经理人》杂志就黄女士反映的问题,函至龙江银行进行求证,但截至发稿,尚未得到关于此问题的回复。


不过,之后,黄女士先后两次接到龙江银行工作人员的打来的电话。第一通电话,龙江银行工作人员询问黄女士是不是找媒体了,第二通电话是自称利民支行冯姓行长所打,表示,听主管副行长汇报因为利民支行的服务不好找媒体了,分行挺重视这件事,让我关注下这个事,了解下原因,同时也向你赔礼道歉。同时,冯姓行长也表示,想约黄女士见一面,看看怎么解决这个事。


想到了这6年间在龙江银行利民支行不愉快的用户体验及其服务态度,黄女士拒绝了冯姓行长见面约谈的请求。


无独有偶,根据中国银保监会黑龙江监管局公布的《2022年前三季度银行保险消费投诉情况的通报》显示,2022年前三季度,黑龙江银保监局及地市银保监分局共收到银行业消费投诉2639件,同比增长5.01%。投诉量居前5位的银行业金融机构依次为:农村商业银行和龙江银行(不包含信用卡投诉14件)均为375件,农村商业银行同比增长137.34%,龙江银行同比增长40.98%;哈尔滨银行(不包含信用卡投诉333件)和邮储银行均为242件,哈尔滨银行同比增长22.84%,邮储银行同比下降31.05%;建设银行113件,同比下降50.44%。


前三季度,银行业金融机构百亿元存款投诉量中位数为3.69件/百亿元。其中,居前5位的银行业金融机构依次为:龙江银行15.50件/百亿元;农村信用社11.63件/百亿元;农村商业银行8.69件/百亿元;光大银行7.19件/百亿元;邮储银行7.19件/百亿元。(哈尔滨银行、龙江银行的百亿元存款投诉量的原始数据不包含信用卡投诉,涉及存款为黑龙江省辖内存款金额)

 

与管理层缺位有关


从黄女士的遭遇来看,那不得不说,龙江银行作为一家专业的金融机构,其专业性有待加强、服务素质有待提升,而这或与其管理层频繁变动有关。


同时,《经理人》杂志还注意到,近年来,龙江银行高层违规违纪问题不断,曾出现多位高管落马。


6月2日,据黑龙江省纪委监委消息,龙江银行原行长李松,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3月31日,黑龙江省纪委监委官网发布通报称,日前,经黑龙江省委批准,黑龙江省纪委监委对龙江银行原党委书记、董事长张建辉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进行了立案审查调查,并被开除党籍和公职。


根据其个人简历显示,张建辉于2013年张建辉调任龙江银行,担任该行党委书记、董事长,在该行工作了8年。在此期间,龙江银行的资产规模也是在持续的扩大,由1700亿元增至约2700亿元


除了张建辉,3月25日,据黑龙江日报,龙江银行齐齐哈尔拜泉支行原行长于静泉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此前,2020年9月,龙江银行原党委书记、行长关喜华被调查。2015年7月,时任龙江银行副行长王贵彬因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2014年9月,龙江银行原党委副书记、监事长杨进先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


可以看出,近年来,高管的频繁落马,均涉及严重违法违纪行为,龙江银行这是怎么了?


1月17日,黑龙江省委第九巡视组向龙江银行党委反馈巡视情况。反馈显示,龙江银行党委存在巡视整改不到位、防范化解金融风险不力、遵规守纪意识不强等突出问题。同时,巡视组收到的反映有关领导干部问题线索,已按有关规定移交纪检监察机关、组织部门处理。


目前,龙江银行已开展新一届董事会换届工作,具体人员配置尚未对外公布。根据龙江银行的官网显示,8月31日,龙江银行发布了关于董事会换届选举的公告。公告称,本行第四届董事会拟由15名董事组成,分别为股东董事7名、独立董事5名、执行董事2名、职工董事1名,任期三年。


此外,年初至今,龙江银行频频领罚单,内控机制尚有待完善。并且,在今年还领到了单笔超千万的罚单。


4月2日,龙江银行因内控管理机制不健全、同业业务违规、理财业务违规等相关的19项违法违规事实被黑龙江银保监局罚款1260万元。


据《经理人》杂志不完全统计,年初至今,龙江银行及其相关责任人共收到罚单97张,合计被罚金额为4115万元。

 

资产质量下降


在经营业绩方面,《经理人》杂志看到,近年来,虽然龙江银行的资产规模持续增长,但其盈利水平却在逐渐减弱,资本质量承压。


2019年至2022年9月末,龙江银行的资产总额分别为2406.81亿元、2619.75亿元、3113.30亿元;龙江银行的营业收入分别为49.98亿元、45.98亿元、2022年前三季度未披露营业收入,但2020年相比2019年营业收入的降幅为8%;实现净利润分别为15.03亿元、9.47亿元、5.98亿元,同比下滑6.61%、5.56%、11.14%。


在资产质量方面,龙江银行不良双双上升。不良率分别为2.05%、2.19%、3.33%;不良贷款余额为20.21亿元、24.23亿元、47.29亿元。


同时,在营收不佳的情况下,龙江银行似乎仍在“铤而走险”。近日,据《中国科技投资》报道称,其互联网贷款业务存在高息费的问题。


例如报道中称,一位甘肃的用户赵小姐向《中国科技投资》记者表示,其通过助贷平台申请借款9000元,分12期还清,资金方为龙江银行,贷款年化利率为7.8%。根据还款账单显示,其每月需支付的本息金额为782.06元,第一期的服务费为870.3元,余下11期的服务费均为180元。据IRR计算,该笔贷款的年化利率为64.62%。


赵小姐的经历并不是个例,2020年9月,孙先生通过助贷平台申请借款3000元,分6期还清,资金方为龙江银行,贷款合同上约定的年化利率为7.8%。根据还款账单显示,其每月除还本付息外,还需支付服务费,本息合计3068.6元,服务费合计469.9元。据IRR计算,该笔贷款的年化利率为60.67%。


2022年6月,成都的李先生因资金周转紧张,再次通过助贷平台申请一笔8000元的借款,分12期还清,资金方为龙江银行。据还款账单显示,其每月需支付的本息金额为731.16元,每期服务费均为72.45元。据IRR计算,该笔贷款的利率为35.98%。


并且,公开资料显示,龙江银行是黑龙江省哈尔滨市的一家区域性城商行,营业网点均分布在黑龙江省。但据上述投诉用户的户籍地及居住地均不为黑龙江省。因此,龙江银行与部分助贷机构合作,亦存在异地放贷的风险。据银保监会办公厅发布《关于进一步规范商业银行互联网贷款业务的通知》相关规定,地方法人银行开展互联网贷款业务的,应服务于当地客户,不得跨注册地辖区开展互联网贷款业务。


除此之外,在龙江银行的股东方面,《经理人》杂志梳理发现,目前,龙江银行的第8大股东辽宁宏程塑料型材有限公司多次成为被执行人且执行数额巨大,存在较大的成为失信企业或破产的风险较大。

龙江银行才完成董事会换届,网贷又被曝“高息费”

财报显示,辽宁宏程塑料型材有限公司持有龙江银行2.86%,位列第8大股东。根据天眼查显示,2022年,辽宁宏程塑料型材有限公司先后12次成为被执行人,当前被执行总额为193.11亿元。另外,辽宁宏程塑料型材有限公司在此前还曾有35次历史被执行人记录。


同时,龙江银行的多位小股东还存在信用问题。七台河市美华焦化有限责任公司、东北特钢集团齐齐哈尔浩盈钢铁有限公司、齐齐哈尔宏宇建筑有限责任公司、七台河市鸿图洗煤有限公司、绥芬河盛世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均被列为失信企业。


对此,《经理人》杂志联系龙江银行,但截至发稿前,尚未得到任何回复。


发表评论

排行榜

  • 日排行
  • 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