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宁夏固原市“涉黑案”公审,辩护人:司法认定有待商榷

10月20日,宁夏固原市西吉县公安局办理的一起涉嫌黑社会组织的犯罪大案,涉及马小兵等22人,在固原市原州区法院公开开庭审理。由于案件涉事人员较多,预计庭审时间达5天。

此次庭审全过程,在网上进行了直播,观看人数超200万。通过对直播的观看,公诉人证据的出示,各被告人的当庭供述,证人证言的质证,大家对一个合法经营销售摩托车20年的“家族公司”涉嫌黑社会犯罪背后的原因,也有诸多疑问。

案件缘起

首先,这起案件背景是不会出现在庭审中的,而这也是此次案件能走到这一步的一个重要的环节。

2013年西吉县当地人雷金龙取得一块土地开发房地产,与被告人马小兵土地紧邻,经协商合伙开发,马小兵占18.01%的股份。期间,雷金龙缺乏资金通过马小兵介绍,向马小兵的亲属借款两次约500万元。

最后,因资产分配问题,马小兵起诉雷金龙,经终审判决马小兵胜诉。从此两人结下了梁子。

2018年起雷金龙通过网络发表文章对法院判决不满,并指控马小兵是个恶人。2019年雷金龙实名举报马小兵虚假诉讼,是当地黑社会。2019年6月11日西吉县公安局对马小兵涉嫌虚假诉讼进行了刑事拘留,7月15日批准逮捕。

这个民事案件本是经固原市中级法院、宁夏高院一二审、再审,均是马小兵胜诉。这样的生效判决未被撤销前,司法系统就以涉嫌虚假诉讼为由,采取了拘留、逮捕措施。并在当地媒体公开征集马小兵的犯罪线索,同时把其妻子米小兰、女儿马丽萍、弟弟马成宝、马成福,内弟米强、堂弟马志荣、表叔马存福、大哥侄子等同时抓捕。

同时,司法部门把从1998年以来的,有关马小兵等人涉及的一切往事全部梳理出来,包括彼时,公安机关处理过的治安案件,也上升为刑事案件,侦查卷宗就近200本。 

收账存在过激行为

经过四天的庭审,公诉人出示的证据表明。

马小兵1998年成立吉利摩托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吉利公司),独家代理力帆、豪爵等品牌的车辆,先后召集弟弟马成宝、马成福、米强进入公司,由于自己是文盲,聘用三名会计,一名保管员。自己负责进货,销售事宜一切有会计等人按流程办理。   

辩护律师表示,由于西吉县当地是欠发达地区,老百姓没钱,马小兵称,吉利公司摩托车销售生意就采取了赊销的方法,每年赊销出去的车辆近2000台。因此,也就出现个别不诚实的人,不还赊销摩托车的钱,就出现要账的行为,马成福在要账过程中,采取了个别过激的打骂他人方式。

公诉人的起诉书中,指控四起打骂他人的要账行为,是被认定为寻衅滋事的。其中,通过辩护人的举证,则明显有两起是不成立的。

一、认定高德宝2003年被马成福打骂、逼迫砍下自己的手指,还赊欠摩托车款32000元一事。实际情况却是,2006年7月14日高德宝向吉利公司出具欠条,至今没有还款,该份欠条原件足以推翻起诉书的指控不实。本人有赌博恶习,为戒赌自己砍下手指头。该事实当庭多名被告人予以互相印证。

二、何华、杨强虚假的陈述,马小兵、马成福殴打他们逼迫写下欠条,逼迫还清款项,被吉利公司持有的他们2014年9月15日自己出具的欠条全部推翻。被告人赵建宁(参与马成福的收账),当庭供述出被诱供,没有看到过的事情也被记入自己的笔录。庭审时,居然问当庭的书记员,“咋和我说的不一样”。同时,对于指控马成福用铁链子打人进行了否认。

吉利公司是一个经营22年的摩托车销售公司,发生上述2起要账打架骂人的行为,都是事出有因,是合法债务的讨要,依据司法解释的规定,也不能认定是寻衅滋事,更不能是黑社会成员依据内部组织纪律、帮规帮约去要账。这与黑社会性质的组织有本质区别的。

辩护人称,马小兵与涉案人员大多是亲属关系,没有所谓的组织。

庭审中,被告人均回答,马小兵连家庭会议都没开过,更没有家规,也没有约定俗成的纪律。

指控马小兵帮助侄子马伊将,免费提供宾馆经营的积累资金,事实上应该属于租赁行为;起诉书中,指控的马小兵亲属存在高利放贷、暴力讨债的行为,则主要是其内弟米强、堂弟马志荣对外出借款项,确实存在软暴力要账行为,但与马小兵没有任何关系,他们不是利益共同体,各自经济独立,缺乏共同犯罪的主观联络。

亲属们经营其他行业期间发生的打架行为,当庭查明也与马小兵无任何关系,都是受害人过错临时偶发的行为,无组织行为的存在。辩护人称,这都是认定是否是黑社会组织的充分必要条件。但都不具备。

6岁女儿参与黑社会?

对马小兵的女儿指控中,马丽萍当庭表示,“我当时才6岁,就参加黑社会了”。马丽萍是直到2013年大学毕业,才帮助文盲父亲马小兵管理家庭银行卡。

而起诉书中,指控马丽萍是起到资金枢纽作用,负责资金周转10亿元,而并没有任何证据出示。更没有证据证明,其将收益用于维系所谓的犯罪组织。马丽萍当庭陈述,“早知道借钱犯罪,我就不认我的舅舅和叔叔了,和他们断绝关系,也不会借钱给他们”。

马小兵也承认,与兄弟之间确有互相拆借资金的行为。马小兵的侄子马伊将也当庭表示,“我们亲戚之间,如果没有互相借钱才是不正常,向外人借钱人家给你吗?”

   另外,当庭查明存在一起行贿县领导的行为,马小兵表示,是想承接工程送的礼,并不是拉拢腐蚀公务人员。这样的说法,得到卷宗证据李姓县领导刑事判决书的印证。

辩护人表示,公诉人指认的疑似黑社会小弟的赵建宁,居然自己主动投案,把自己的所谓大哥的马成福参与赌博、拘禁他人的事实和盘托出的行为表明,并不存在所谓黑社会内部组织纪律。最为可笑的是自己如何当上马成福的狗腿子的,一脸茫然。可见其无组织、无纪律。

此外,公诉人指控吉利公司,基本垄断西吉县摩托车销售市场,也无法提供任何证据证明。也不符合品牌代理的市场规律。反而2008年马小兵被当地县委、县政府授予十佳致富能手称号。

综上,辩护人认为,上述违法行为都是在实际经营中引发的。受害人范围特定,犯罪指向明确,不具有为非作恶、欺压百姓的特征。通俗地讲,是经济纠纷引发的犯罪行为,不存在黑社会性质的组织行为。政府强调的是黑社会一个不能放掉,不是黑社会一个不能凑数。希望司法能够公正严明的秉公处理该案件。

发表评论

排行榜

  • 日排行
  • 原创